title

講道系列

標題 / 041224 安居街 (約翰一書2:3-4)        編號 /  60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Fri Aug 19 23:03:35 2016
分享到 /  微信 更多
    plurk    LINE     文字PDF / 1       講道MP3 / 

安居街 (約翰一書2:3-4)



約翰一書4:13,「神將他的靈賜給我們,從此就知道我們是住在他裡面,他也住在我們裡面。」

住在哪裡?

約翰是漁夫,不過他在聖靈感動下寫約翰福音和約翰一、二、三書時,卻有點像旅館業經營者或房地產經紀人,出奇多的使用「住」這個字。在約翰福音15章講到枝子在葡萄樹裡,就是「住」:「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裡面的,我也常在他裡面,這人就多結果子;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做什麼。」(約15:5)

講到「住」,在台北市居住,大不易,而且越來越難。每隔個幾個月就有人施工、裝修,機器聲從早吵到晚;或樓下還設有神壇,天天煙霧上騰;或有人打麻將,有人半夜彈琴……,又吵又擠。尤其剛從地大物博的美國回來時,覺得很受不了。

有人調查全世界或美國最適於居住的地方(the most livable city in the world or in the United states),通常就是這地方的犯罪率很低、居民所分配到的土地和樹木很豐富等等。在台北,大概不能說能分配到幾棵樹,能分配到幾根草,就不錯了。

我們很希望住一個好一點的地方,希望住得更大、更舒適、更多綠地、有好山好水,希望這世界各樣的環境、物質都改善,這不是壞事。但我還是強調一件事:我們需要住在主裡面,需要住在上帝的愛裡、真理裡、光裡,才是最好的地方。詩篇90:1,「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住在上帝裡面,我們就住得好、活得很喜悅。

如果不是憑著信心和聖靈的工作,就不能住在上帝裡面,就住在黑暗、死亡、仇恨當中。這當然是形容的說法,但這說法很強烈。約翰一書裡不斷地講,我們如果恨弟兄,就是住在黑暗、死亡裡:「唯獨恨弟兄的,是在黑暗裡,且在黑暗裡行,也不知道往哪裡去,因為黑暗叫他眼睛瞎了。」(約一2:11)「沒有愛心的,仍住在死中。」(約一3:14)這是很生動的說法:住在黑暗裡、住在死亡裡面。

「住在黑暗裡」,或許可以想像成天黑或看不見的時候。英國作家喬治.威爾斯(Herbert George Wells, 1866-1946)寫過一有名的短篇小說,說,有一個人飛機失事,掉到一個「盲人谷」裡,這裡的人幾代都是瞎子,感覺得到光,但不知道什麼叫做「看見」。從基督教、聖經的觀點來講,離開上帝的人就住在這種看不見的世界、黑暗裡面。

在中世紀,當黑死病蔓延的時候,比起現在的SARS要恐怖多了。那感覺就像住在死亡裡,天天都有死人,而且一個城市一死就過半。當然那時很多人也都移居到郊區去,但我們可以想像那種死亡的恐懼。不知道在殯儀館工作的人,天天經歷人死亡,是不是也有住在死亡裡的感覺。

不過,約翰一書講的,不是肉體的死亡,而是那種仇恨。

什麼是住在黑暗、死亡、仇恨裡?

從整個聖經來看,什麼是住在黑暗、死亡、仇恨裡?我們把它分類一下:

 1、太多痛苦而無盼望

「住在黑暗裡」第一個情形是:人生有太多的痛苦,以至於看不到光明,沒有盼望。

這樣的人非常值得同情,這樣的人也非常的多。教會裡、社會上總有一些人生病,包括肉體的病或精神的病,都是某種程度的黑暗、痛苦、不想活下去。

我是很怕痛的人。有時聽到有人說:人生很痛苦的是精神上的痛苦。我想最好讓他牙痛一下,他就知道到底是精神的痛,還是肉體的痛。我覺得二者都很痛,都能叫人痛不欲生。

這些痛,叫我們很難過,但也叫我們很喜樂。難過的是,這些事,實在很痛;喜樂的是,我們在主裡面,再大的黑暗、沈痛、難以生活,都有盼望。

聖經裡有一個人,神為他作見證,說他是完全的,但他所受的痛苦,也是比一般人要更多。不過我更要說,這個世界上有一個人比那人還要完全,就是耶穌基督;他受的痛苦,也比那個人和全世界所有的人更多。他在十字架上承擔所有人的罪惡,那是極偉大的。在那最醜惡、最黑暗的十字架刑罰裡,我們經歷到上帝最大的愛。

剛才提到的就是約伯,他是最好、最善良的人,但他曾經在最大的黑暗裡,因為太痛苦了:他失去所有的財產、家人和健康,聖經上說,「他從腳掌到頭頂長毒瘡。約伯就坐在爐灰中,拿瓦片刮身體。」(伯2:7-8)他三個朋友去看他,他七天七夜說不出一句話來,因為太痛苦了。

在約伯記3:2開始,約伯就咒詛他的出生:「願我生的那日和說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沒。願那日變為黑暗;願神不從上面尋找他;願亮光不照於其上。願黑暗和死蔭索取那日;願密雲停在其上;願日蝕恐嚇他。願那夜被幽暗奪取,不在年中的日子同樂,也不入月中的數目。願那夜沒有生育,其間也沒有歡樂的聲音。願那咒詛日子且能惹動鱷魚的咒詛那夜。願那夜黎明的星宿變為黑暗,盼亮卻不亮,也不見早晨的光線。」(伯3:2-9)「因沒有把懷我胎的門關閉,也沒有將患難對我的眼隱藏。我為何不出母胎而死?為何不出母腹絕氣?為何有膝接收我?為何有奶哺養我?不然,我就早已躺臥安睡。」(伯3:10-13)他覺得活在世上沒有希望,太痛苦了。

求主給我們同情的心。我們很多人身體健康,沒有什麼債務,沒有一些難處,但當我們看到有人有難處、有那極大的黑暗時,求主給我們同情的心。不但有同情的心,求主給的我們有從上帝的愛來的憐憫的心。

約伯的三個朋友不是沒有愛、不是沒有關懷,但他們在關懷朋友時,是出自自己的想法,就造成更多的傷害。我們需要聖靈幫助,讓我們知道,我們的愛能夠臨到人的身上、能夠把人帶到上帝那裡,讓他重新得著生命的盼望。

約伯記3:20-22,「受患難的人為何有光賜給他呢?心中愁苦的人為何有生命賜給他呢?他們切望死,卻不得死;求死,勝於求隱藏的珍寶。他們尋見墳墓就快樂,極其歡喜。」求神幫助我們,這世代、這樣的人,在我們周圍越來越多,都是因為人離開了上帝,就有極大的痛苦。甚至我們沒有離開上帝,小小的一個骨刺、牙疼、長期的痛,都會叫我們信心軟弱。求主幫助我們能減少這些人的痛苦;但當這些痛苦總是隨著我們的時候,求主讓我們用聖靈、上帝的真理來幫助自己不再在這樣的黑暗裡。

馬太福音2:18,「在拉瑪聽見號咷大哭的聲音,是拉結哭他兒女,不肯受安慰,因為他們都不在了。」我們如何叫那些極其痛苦(而且是長期痛苦)的人,能夠離開那樣的黑暗?答案是:我們要在真理裡、在上帝裡安慰人,也要肯受安慰。

當約伯和他的三個朋友意氣用事的在討論、談話時,他們中間的黑暗越來越多,甚至本來要彼此安慰的越來越少,仇恨倒反而多起來。

約伯記38:2-3,上帝終於講話了:「誰用無知的言語使我的旨意暗昧不明。」上帝親自在約伯面前講話,讓他知道真理,讓他知道慈愛全能的上帝在他面前。約伯就懊悔,後來他的苦境就轉回。這雖然沒有用「活在上帝裡面」、「活在上帝的光裡」或「活在上帝的愛裡」,但約伯記42:5裡一句我們很熟的話「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與約翰一書所講的「活在主裡面」,可以是一致的。

聖靈使我們知道,即便我們在極大的艱難中,我們仍住在主的愛裡面。上一堂講道時,我正在講「住在主裡面,我們就勝過肉體、環境、一切的艱難」時,有件非常尷尬的事發生了,我的皮帶突然斷掉,褲子就往下掉,我要死命拉著。我真的經歷了一次「活在緊張裡」,但我真是知道我活在聖靈裡、活在上帝裡。

哥林多後書13:11,「願弟兄們都喜樂。要作完全人;要受安慰。」你要作完全人,要喜樂,也要受上帝給你的安慰。我們住在上帝裡,憑著信心,因著聖靈的工作,知道他是我們生命的主。

申命記33:27,「永生的神是你的居所;他永久的膀臂在你以下。」這首詩歌的「在下扶你,在下扶你,是真神永遠膀臂」,常常使我得到安慰。你不僅被這位神扶持,你住在他的愛裡;我們被遷到他愛子的國度裡。

以賽亞書57:15,神「與心靈痛悔謙卑的人同居;要使謙卑人的靈甦醒,也使痛悔人的心甦醒。」教會的生活,讓那些在太多痛苦裡(不管是人家加諸於他,或身體、社會、年齡、婚姻、家庭讓他痛苦)的人,能經歷到住在聖靈、上帝的愛裡面。

 2、在無真理、無知中

聖經講到「住在黑暗裡」:第一個是太痛苦,以致於沒有盼望。第二個是人離開上帝,住在沒有真理、無知當中。

要讓上帝的真理、上帝的話常在我們心中。人原本是住在上帝的真理、上帝的光、上帝的生命當中:「耶和華,你的話安定在天,直到永遠;你的誠實,存到萬代。」(詩119:89-90)因為有上帝、上帝的話、上帝的靈,我們知道有真理:「我藉著你的訓詞,得以明白。」(詩119:104)

但魔鬼用了一切方法(異教、無神論、現代主義、後現代主義),就是要我們離開上帝,沒有真理,沒有良善,沒有愛,沒有自由,沒有豐富,沒有生命。

當這世界因著魔鬼的謊言、我們的罪惡,不相信有上帝、上帝的話、上帝真理的靈而來的真理,我們就把黑暗、仇恨、謊言、死亡帶到我們當中,在個人、家庭、教會、社會裡都是。

但以理書8:12講到,敵擋上帝的人把「真理拋在地上,任意而行,無不順利」。以賽亞書5:18講到,當人離棄上帝時,那不承認有真理的黑暗,就是:「禍哉!那些以虛假之細繩牽罪孽的人!禍哉!那些稱惡為善,稱善為惡,以暗為光,以光為暗,以苦為甜,以甜為苦的人。禍哉!那些自以為有智慧,自看為通達的人。」

這一方面我不多講,但也提一下。不多講是因為這是哲學上所謂「認識論」的問題:我們能不能知道真理、表達真理、傳達真理?但因為教會裡多多少少有一些人是在教導真理的,所以也提一下:

我們相信有真理,所以我們求神「以你的真理引導我,教訓我,因為你是救我的神。我終日等候你。」(詩25:5)

這真理,不僅是知識上,更是道德上的,能在生活中行出光明、正直、良善:「但行真理的必來就光,要顯明他所行的是靠神而行。」(約3:21)

「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8:32)我們相信有客觀真理,而且這客觀真理是可以認識的。這句話在希臘時候的哲學課本裡常常看不到,今天更看不到。真理是什麼?很多人說沒有真理;即使有,我們也不能曉得;曉得了也不能傳達;傳達了也不能領悟;領悟了也不能執行。但聖經上告訴我們,不但有真理,而且因著上帝在掌管,我們會認識真理;知識是可能的,因為有上帝。

離開上帝的人不但說:「沒有真理。」「我們不會曉得真理。」而且他們會說:「叫我們自由的,剛好就是否定真理;真理是約束人的。」尤其在後現代裡,這種說法最多,認為「為所欲為」叫做自由。我們不覺得那是自由,因為自由要從真理而來,不是像他們自以為有智慧,自以為通達,把奴役說成自由,把放緃私慾說成享受,把小學說成大師,把抵擋神的奉為至高至上。人拒絕活在上帝的話、真理裡,就會被世界上越來越多的話語所迷惑。

愛因斯坦不是基督徒,但他說過很多受聖經影響的話,其中一句很有名、刻在他辦公室裡的是:「上帝很費解,但他不帶惡意。」其實不必是愛因斯坦,每一個活在世上的人,基督徒和非基督徒,我們有的時候都會說這句話;不一定用「費解」這字,我們會說:「我不懂上帝為什麼讓我遭遇這件事?我不懂為什麼壞人會這樣囂張?」自己的、國家的、社會的、歷史的,常常太多叫我們不懂。

當說我們不懂時,還對上帝有一些敬畏、信心。如果那不懂的事太多了,我們就不會說上帝費解,而會像約伯一樣開始抱怨,或說「上帝殘忍」,或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愛因斯坦說:「上帝很難瞭解,但他不壞惡意。」我們基督徒根據聖經,要說更偉大的一句話:「上帝能被瞭解,且他滿懷善意。」這句話也不是在作物理、科學研究時能有的信念,而是我們在這世上看到一切黑暗的時候,說:「我們的上帝不容易瞭解,但他讓我們認識他,可以自由的享受他的慈愛和良善,他是滿懷善意的。」在出埃及記33章,摩西就對耶和華這樣說:「你認識我,現在求你顯出你的榮耀給我看,好讓我也認識你。」(出33:18)

奧古斯丁說:「主啊,我只要知道兩件事:我只要認識你是誰和認識靈魂是什麼,就滿足了。」然後他自己自問自答的說:「別的都不要知道了嗎?是的,我認識你、認識我自己,就滿足了。」認識上帝就是永生:「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約17:3)我們知道,上帝可以認識、真理可以認識,因為賜給我們的聖靈讓我們知道。

若你知道一點過去一百年來科學界的歷史,就知道愛因斯坦多痛苦。他跟他的傳記作者講過好幾次,他看著月亮說:「月亮是否只在人看到的時候才存在?」(“Does the moon exist only when you look at it? ”)懂量子力學的就知道,愛因斯坦很受不了這句話:「如果一定要看到才算存在,那就根本沒有客觀的事實。」愛因斯坦的看法是,客觀的事實仍然存在。我也看到好多人說:「客觀事實,現在已經快不存在。不過,可能還有點救。」我們知道有救,因為知道這世界是上帝創造的。

前幾個禮拜,聯經出版社辦了一個紀念康德的演講,請李明輝先生講:「人類的歷史有意義嗎?」李先生是康德的專家,但我敢說,就康德、非基督教的啟示來講,人類、邦國、種族、文化的歷史、個人的生命,黯淡無光,毫無意義。

我們知道有意義、有真理,是因為上帝賜給我們的光。不過這兩個部分,「太痛苦了,太無知了,以致覺得一遍黑暗」,約翰一書沒有多講。約翰一書講最多的是「住在黑暗、罪惡、仇恨、死亡裡」,就是人常常住在「恨」裡面。

 3、在仇恨中

好生動的一個描述:「恨弟兄的,是在黑暗裡,且在黑暗裡行,也不知道往哪裡去,因為黑暗叫他眼睛瞎了。」(約壹2:11)我從前看過這樣的例子,不是仇恨,是情慾。一個傳道人來找一個姊妹(他婚外情的對象),我看到他的眼睛很亮、很清、發著火光,但充滿了黑暗。

情慾、忿怒、嫉妒的事會叫人黑暗,相信每個人都懂。也不用講那麼多,上一堂那緊張、焦慮的事,就叫我很黑暗(不過因為有主,就還是不怕)。我們生活中都會有。

約翰一書裡講到,該隱的「恨」,叫他黑暗,不知道他在哪裡,也不知道要到哪裡去的。該隱從嫉妒開始陷入黑暗,他恨他的弟兄,他把他弟兄殺掉。後來他對耶和華說:你對我的刑罰太重,我會流離飄蕩在地上,凡遇見我的會殺我。

很多學者說該隱是胡說八道,聖經記載的是錯誤的。那時全世界有幾個人?亞當、夏娃、亞伯、該隱,可能還有他們的太太,一共六個人。除了他殺掉的亞伯和他自己,在這世界上會碰到的就是這四個人,他老爸、老媽、老婆、弟妹。這四個人怎麼會殺他?凡遇見我的會殺我,聖經亂寫。

我一點不覺得是亂寫。英文有一句話 “Vertual is its own reward.”(善行就是它本身的賞賜。)也就是,你行善,不是要等什麼升官發財的獎賞,因為你在對人良善時,那善行本身已經是個賞賜。我想也可以說: “Vice is its own punishment.”(邪惡是它本身的處罰。)你做惡,也不必等什麼坐牢、罰款的處罰,因為當你存著惡心,有惡意,說惡話,做惡事時,那邪惡本身已經是個處罰。我想該隱就是。為什麼他會說:「碰到我的人都要殺我?」當你心中有惡、有恨弟兄的心時,一定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會殺我兄弟,那我爸爸也可能會殺我替他的兒子報仇,或他的妻子也可能會殺我替她的丈夫報仇。」

又好比小偷,實在是很痛苦的,沒有一天可以睡好覺,因為一要睡覺就想到他自己的作為:我都是趁人家睡覺時去偷,別人也必定趁我睡覺時來偷。扒手也是世界上最可憐的人,越會在車上扒人家東西的人越可憐。他沒有一分鐘可以欣賞外面美麗的風景,因為他總是在人家看外面風景時扒走人家的皮包,所以他就很緊張,永遠在防別人扒走他的錢。

各位,不要作惡,不要住在恨裡面。不用講以後的處罰,當你在恨人、情慾、焦慮的時候,那本身就已經叫我們夠痛苦的了。但活在上帝的愛、光、真理裡,我們的心中會有永遠的喜樂。

但是,我們是罪人,好像「住在惡裡」還比較容易。就像約瑟的哥哥們也是住在恨惡裡。他們也是從嫉妒開始的。(創37:11)

「約瑟的哥哥們見父親愛約瑟過於愛他們,就恨約瑟,不與他說和睦的話。」(創37:24)只因為約瑟作了禾捆和星星月亮太陽的夢,他們就越發的恨他。當約瑟的哥哥看到他來,想要用計謀害死他時,只有一個理由:看他的夢將來會怎麼樣。這實在是太大的黑暗了。恨一個人,沒有方向,除了恨以外(同樣,淫亂的人,沒有方向,除了淫亂以外)。他們不知道要到哪裡去。

看人家開賓士轎車就嫉妒,戳人家輪胎一下;夢見人家開一個賓士轎車,就要把人家玻璃窗打破;你說這是多麼的黑暗?但你是否看到自己常常就在黑暗當中?我們不但見不得人家好,甚至聽不得人家在夢中比我們好。你說我們黑暗不黑暗?

你知道他們兄弟後來進入什麼樣的世界?他們把約瑟賣掉之後,夜夜噩夢,活在恐懼當中。我們怎麼知道?在賣了約瑟22年後,他們到埃及買糧食,被當時的海關當作賓拉登的同路人(就是恐怖份子),關了起來。

我也有類似的經驗,每次過海關都被當作惡人,所以我很能體會這件令人忿怒的事:「我是這麼好的良民,雖然面惡,但是心善,怎麼可以把我當成惡人,胡亂搜身?」

那時,約瑟的哥哥們不是忿怒、不是找律師,他們想的是:「22年前我們賣弟弟,現在報應到了。」當然我們感謝主,因為約瑟活在上帝的愛中,後來使他的哥哥們從這噩夢中醒過來,也能活在愛裡面。

掃羅對大衛也是從嫉妒開始,然後變成恨惡。就像古今中外的歷史故事裡,我們也看到許多王有莫須有的擔心和緊張。掃羅住在恨惡、死亡、罪惡裡,不能睡覺、作戰、治國。他只會做一件事:傷害他的兒子約拿單、傷害他的女兒米甲、傷害他的女婿大衛。恨叫他瞎了眼睛,不知道到哪裡去。

撒母耳記上21:8,掃羅對他的部下說:「你們竟都結黨害我!我的兒子與耶西的兒子結盟的時候,無人告訴我;我的兒子挑唆我的臣子謀害我,就如今日的光景,也無人告訴我,為我憂慮。」這簡直是神經病。掃羅如果擔心大衛會造反,嫉妒大衛,那多少還情有可原,他卻說:我的兒子,約拿單。他怎麼懷疑約拿單會造反?怎麼懷疑他的親骨肉會對他會不好?「我的兒子挑唆我的臣子(應該就是大衛)謀害我」,他怎麼這樣想?因為他住在仇恨、死亡裡。

各位,不要住在死亡、情慾、憂愁裡,不肯受安慰;不要住在仇恨裡,不肯被真光光照。你不肯,魔鬼就讓你更住在魔鬼裡。

掃羅後來只能夠相信一個人,多益,或只能相信一群小人(這我們在中外歷史上都看到的)。也不知道中文聖經為什麼翻成多益(多多益善)?這人很不好的。

C. S. Lewis說,當希特勒開始逼迫猶太人時,他當然知道所有關於猶太人的惡事都是假的,因為是他一手炮製的,他就是要煽動德國的民族主義,他就是要找一個替罪羔羊,把所有德國的痛苦都加在猶太人身上。C. S. Lewis說,剛開始他會知道這是假的,但久而久之,他自己認為那是真的。

我覺得C. S. Lewis說得很對,因為我們人都有良心,當我們在恨一個人,而他實在沒有那麼壞時,我們的良心會說:「你怎麼可以這樣?」於是我們就要弄假成真,把他想成真是這麼壞,如此我對他的攻擊和侮辱才合理。

我認為台灣現在的政治,已經到了這地步。不是在講任何一個黨派,而是說那攻擊和批評,剛開始可能是潑婦罵街,你罵我一句,我罵你一句,大家也知道對方沒有那麼壞。但罵到最後,為了要合理化我的忿怒和咒罵,就把對方想成真的很壞。

親愛的基督徒,我們不要把仇恨更多的帶到這個社會、家庭、教會、身邊。我們求神的愛使我們住在光明裡面,不要住在死亡裡面。

後來,真的又像約翰一書講的,掃羅不知道他要到哪裡去。他對撒母耳說:「我甚窘急;因為非利士人攻擊我,神也離開我,不再藉先知或夢回答我。」(撒上28:15)我在一團漆黑當中,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不知道這是哪裡。他仍然是一國之君,就像這世界上很多沒有上帝的人一樣,富裕、成功、很多掌聲,但他「在黑暗裡,且在黑暗埵獢A也不知道往哪裡去」(約一2:11)。

以利,有類似的情形。他因為遠離上帝,上帝也不多光照他:「那時,耶和華的言語稀少,不常有默示」(撒上3:1)。大衛的兒子暗嫩,性慾叫他瞎了眼,玷污了自己的妹妹。大衛的兒子押沙龍,復仇也叫他瞎了眼,殺了暗嫩,甚至謀奪王位。大衛的謀臣亞希多弗,也讓仇恨瞎了他的眼,千方百計就是要殺掉大衛。巴蘭,也因為貪婪瞎了眼,以至於驢子都能看到的事情,他看不到。

聖經裡講到「仇恨、嫉妒叫人瞎眼、活在死亡裡」,有一個很好的描述。感謝主,在這描述裡,我們最後看到的也是光明,人住在愛裡了。那就是約翰福音8章,耶穌講道時,有一個行淫時被拿的婦人被帶到他面前的事。我簡單再提一下:

耶穌在聖殿裡,用上帝的話教導人,所以那個聖殿是充滿了上帝的光和上帝的真理。但人的情慾、仇恨,也會把黑暗帶進上帝的光和真理當中。

耶穌在用光教導人時,文士、法利賽人帶著一個行淫時被拿的婦人進來。行淫、淫亂,那是黑暗,而且這婦人是行淫時被抓的,表示她真是一個蕩婦,因為行淫一定是偷偷摸摸的,要當場被抓還真不容易。怎麼這女人就被抓到?一定是有名的潘金蓮,她活在黑暗裡,不以為那是罪惡和恥辱。

有一天,在極大的性欲放縱、肉體喜悅當中,突然害怕臨到她,她被當場逮住。她披頭散髮的被這一群人帶到聖殿裡去。原來可能只有羞恥,巴不得有個洞可以鑽進去,後來羞恥被恐懼代替,因為她會被石頭打死。

羞恥也好,恐懼也好,沒有上帝的愛和盼望,也是活在、住在黑暗裡。上帝的話是光,但人和魔鬼都可以把光變成黑暗。

她被帶到耶穌面前,文士、法利賽人對耶穌說:「夫子,這婦人是正行淫之時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們。」(約8:4)他們講得還算客氣,說「上帝在摩西的律法上吩咐我們」就更真實。上帝的話、上帝的光、上帝的真理吩咐我們,「把這樣的婦人用石頭打死。你說該把她怎麼樣呢?」(約8:5)

這些文士、法利賽人精通聖經、上帝的話,但他們活在比這婦人還要更深的黑暗裡,因為他們用上帝的話來殺人。那一天他們非殺一個人不可。

各位,你可以仇恨到這地步,用上帝的話來殺人。我們都不喜歡文士、法利賽人,但我們是不是也常常做這樣的事?那天他們非殺一個人不可。他們問耶穌:「要如何處置這女人?」

如果耶穌說:「我能怎麼辦?你們說這是摩西的話,我也知道這就是上帝的話。上帝的話,誰敢改?誰可以變動一個字?那麼就照上帝的話,把她打死。」那一天,就有一個女人被打死。

如果耶穌說:「看她可憐,算了吧。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饒了她,不要打死她。」這些文士、法利賽人可以對百姓說:「你們今天親耳聽見這個人叫我們違反上帝的話,打死他。」那耶穌就要死。

你可以嫉妒、瞎眼到這個地步?上帝的話在惡人的口中,叫那時整個聖殿好像都住在死亡、仇恨、黑暗裡。主的心一定是沈痛的,所以他彎腰在地上畫字、不說話。他們不斷的問,不斷的想要羞辱、威脅耶穌和那婦人。

親愛的弟兄姊妹,不要讓我們生命裡,有一個時候有這樣的心情,那是上魔鬼的當,而且會越上越厲害。

最後耶穌終於說話了。當耶穌說話時,我們感謝主,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那愛是真愛,撫平一切的仇恨。全世界的黑暗,不能掩蓋上帝的光;全世界的仇恨,不能消除上帝的愛;全世界的無知,不能阻擋上帝的真理不被人知道。

耶穌說:「摩西的話就是上帝的話,上帝的話不能打折扣,打死她。但我告訴你們怎麼打死她:你們當中,誰沒有罪,誰先打。」雖然所有的人,包括這群文士、法利賽人、小孩子,他們可能有人在打手機、有人在打呵欠、有人在睡覺,但有的時候上帝讓他的話進入最堅硬的人心當中,讓他們再經歷到與主同住的喜悅,或被上帝光照的真實。

這個光一照出來,所有的黑暗就沒有了。他們從小到老,一個一個都出去了。但在這個時候,上帝的光沒有停止,上帝的愛也沒有停止;那是永恆的光、永恆的愛。

耶穌到目前為止,只說了一句話:「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他。」當一個個腳步聲越來越小到完全沒有的時候,所有人都已經出去了,只剩下耶穌和那婦人,耶穌講了第二句話:「婦人,那些人在哪裡?沒有人定妳的罪嗎?」

怎麼耶穌問這麼大的廢話?每個人都知道那些人都走掉了、每個人都知道沒有人定這婦人的罪、每個人都知道上帝的光照在那些惡人心中,他們開始自責、悔改、羞愧,他們開始離開那地方反省去了,所以只剩下這個婦人在這裡。

被光照的不只是那一群凶神惡煞,被光照的包括這個女人。因為如果這女人沒有被上帝的愛、耶穌的話光照,以她潘金蓮的個性、求生的本能,在眾人都走的時候,此時不溜,更待何時。是什麼事叫她站在那裡沒有走?她不是怕羞、怕死,為什麼不乘機逃命呢?

婦人回答耶穌說:「主啊,沒有。」我們都知道她有一句話沒有講:「主啊,沒有人留下來定我的罪,除了你以外。」因為她在那裡等候一個沒有罪的人拿起石頭打她。所以在所有人離開以後,她的生命並沒有更安全,因為在世上有一個人,也只有這一個人,就是耶穌,是沒有罪的;他可以來執行上帝的話,拿起石頭來,把她打死。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一1:9)婦人說:「主啊,沒有人定我的罪,我等候你的宣判。」真光、真愛、真的生命,再一次光照出來。耶穌說:「我也不定妳的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

「不要再犯罪」,這裡面有主的饒恕:我不定你的罪;這裡面有盼望:我們在光中知道我們的本像,認識上帝的恩典,也知道往哪裡去。

「耶穌又對眾人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8:12)耶穌的作為使我們這些原來在仇恨、無知、嫉妒、驕傲、死亡當中的人,能夠重新在主裡面,住在主裡面、住在主的恩典裡面。

結語:

「神將他的靈賜給我們,從此就知道我們是住在他裡面,他也住在我們裡面。」(約一4:13)你住在任何一個地方,希望你居住環境越來越好,安靜、有青山綠水、鳥叫聲;但這一切,不等於你住在主的愛裡。你需要求聖靈讓你認識基督的愛、基督的作為,因為「只有神藉著聖靈向我們顯明了」(林前2:10)。

環境讓我們很緊張,也許我們沒有辦法改善,但我希望我們能被改變,如此其他就不重要了。我希望神把他的靈賜給我們每一個人,讓我們知道我們是住在他裡面,如此我們心中就有極大的平安。

「住在至高者隱密處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蔭下。」(詩91:1)我以前只想到詩篇90篇,他是我們的居所。原來91篇也講到,我們住在他翅膀的蔭下,我們被他保守。

「耶和華是我的避難所;你已將至高者當你的居所。」(詩91:9)住在上帝裡面,得到上帝一切豐富恩典的滋潤、潔淨,使我們強壯、聖潔。因著我們住在他裡面,因著我們被帶到一個能安居的地方,就是聖靈為我們預備的神的國度裡,我們就聖潔、良善、強壯。

還記得你小時候唱的歌〈我家門前有小河〉。現在我家門前連陰溝都沒有。我不知道我們這個世界居住的環境會怎麼樣,但是,主,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你今天作我們的居所,讓我們不要再在黑暗、仇恨、死亡、嫉妒裡;我們住在你的裡面,就能得潔淨、得滋潤、得赦免、得生命的力量、蒙憐憫、被恩待、被保護,有盼望;你也住在我們裡面,使我們的愛心、信心、生命有根有基。

禱告:

天父,謝謝你,你是如此的憐愛罪人,我們都是你施恩、憐憫的對象。今天我們雖然還住在污濁的世界裡,我們也常有肉體的軟弱和心靈的黑暗,但你讓我們因著你的愛、因著你聖靈的工作,把我們牽到你愛子的國度,牽到你光明、慈愛、憐憫和真理的國度,使我們住在你裡面,不住在黑暗、死亡、仇恨中。

但,天父,求你保守我們永遠住在你裡面,不再搬離這安居街,且與你的眾兒女一起住在你裡面,同心服事,滿有喜樂。願你常用笑臉看著我們。

奉主耶穌的名禱告。阿們。


 
文字PDF:1                    講道MP3: 
發佈者來自/100.33.71.248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