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福音入門*受洗須知

標題 / 什麼是聖經?     編號 /  24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Tue May 9 02:38:31 2017
分享到 /  微信 更多
  plurk
什麼是聖經?
線上收聽

文字稿在附件

什麼是聖經?



「啟示」vs「投射」的觀念

  聖經是不是真的有錯,或介紹聖經的時候我們需要有「啟示」的觀念。「啟示」是什麼?「啟示」是神學裡很重要的一個題材。我右手裡面有什麼東西?你沒有看到,如果你沒有任何方式看到,包括沒有X光,你只能猜。你可能用你智慧、聰明和你心裡所想的來猜是什麼,譬如你是一個很飢餓的小孩子,你希望這裡面是一個巧克力糖。或者是你看到我的手鼓起來,你覺得可能是個高爾夫球。如果鼓得更厲害,你覺得可能是個棒球。但這都是猜。德國一個無神論的哲學家費爾巴哈,他說:「所有的神或宗教都是人投射出來的。」就是人有所想法,然後投到那上面。就好像你們把你的想法投到我的手裡面。

  費爾巴哈說,假如我們希望的上帝是一個讓我們很賺錢或老公對我很好,我們就會把這種想法投射到上帝。他說,特別針對基督教就是一個父親的意象投射出來的。譬如說,我們台灣拜媽祖,媽祖只是一個漁民的女兒林默娘,但是她很孝順,她父親出海,她會點個燈在海邊,希望她父親能看到,回來時比較方面點。後來她被浪捲走了。傳說是這樣。有可能人在打漁、月黑風高、看不到什麼東西的時候,有人會說,如果林默娘還在,能在海岸上點個燈讓我們看到就好了。不管真的或假的,也許這個時候,剛好風把雲吹開了,村子裡的燈光就顯出來了,於是就有個人說「林默娘顯靈了」。你希望的東西成為你膜拜的對象,這叫做「投射」。

  費爾巴哈說,所有的宗教是人想出來的,當然他是特別針對基督教講。我們同意費爾巴哈講的「每個宗教」,可是基督教例外。我們承認其他宗教的確是人想出來的,譬如說:軍人、戰士,在中國的傳統哩,他們所拜的對象通常是關公或岳飛,因為他們孔武有力。聽說妓女拜的是豬八戒,因為豬八戒叫男人好色,以致妓女的生意可以很好。就是人有所求、所想、所盼望的,就想出怎樣的神。可是這是我們投射出來的。投射,說簡單一點,就是我們想出來、造出來、希望出來的,那不是真神。

  咱們基督教講我們的神的時候,我們不說這個神是我們投射出來、想出來、造出來的。我們說,這個神把自己啟示出來。「投射」是你對上帝的猜測;「啟示」是上帝告訴你他是誰。所以我把我的手打開,你就看到了這底下有個戒指。我把我的手打開,讓你看到,這叫「啟示」。「投射」是人想出來的東西;「啟示」是上帝告訴我們他是什麼樣的上帝。如果上帝不啟示人,人不會認識上帝,也不會敬拜上帝。

神的啟示

  那麼啟示在神學裡面分「一般啟示」和「特殊啟示」。

 一般啟示


  「一般啟示」又有外在和內在的。外在,就是神在大自然、歷史中,把自己是什麼樣的上帝啟示出來、顯示出來。

  外在的,神在自然界裡的啟示

  使徒行傳14:17,保羅在路司得講道說,神「為自己未嘗不顯出證據來,就如常施恩惠,從天降雨,賞賜豐年,叫你們飲食飽足,滿心喜樂。」這話是對一群異教徒講的。這叫「一般或普通啟示」、「一般或普通恩典」。這是所有人都有的,不管是基督徒或非基督徒都有的,上帝把他自己的恩典或慈愛和美好的個性、能力,藉著廣施恩典給人,好像耶穌在馬太福音5:45講的,「他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神給所有的人,包括墮落世界的每一個人,甚至所有的萬事萬物,雖然這個世界抵擋他,他仍施這些恩典,顯示他是一個慈愛憐憫的神,叫我們滿心喜樂。

  又像使徒行傳17:25,保羅在亞略巴古對雅典哲學家和迷信的人說:神「也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什麼;自己倒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萬人。他從一本(有古卷作血脈)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他們尋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他離我們各人不遠;」這是神在自然界中的啟示。我不知道現在在教會裡面,包括你們,不管是佈道會或學校團契聚會,你們基督徒老師或長輩或長老、牧師,會不會跟你們講,「你看這個世界、大自然多麼的奇妙,從最大的星雲,到構成原子的最小的粒子夸克(Quark),到生物億億兆兆見的事情,多奇妙,可見得一定有一個上帝,他造、他管這些。」我不知道現在是不是還這樣講。我想教會裡面,我們從小聽到的就是這樣。我有的時候也是這樣講,這個世界太奇妙了。

  如果這個教堂這麼漂亮、這麼美麗,我們想它不會突然變成的,或者是風吹雨打,一塊石頭經過幾十億年就吹成、風化成一個教堂,是有智慧有能力的創造者創造的,是有工程師、建築師設計建造的;這個宇宙更是這樣。神在大自然中把自己啟示出來,讓人不僅經驗他的恩典,而且認識他是一個施恩的主,包括讓人生老病死的每件事,都讓人去認識這位上帝。剛剛讀的使徒行傳17:25,「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那就表示神叫人生,叫人死。其中還包括受精卵、精子,包括我們成長的每件事,包括我們的消化,包括千千萬萬億億兆兆的事,包括我們逐漸長大,包括我們衰老、死亡,神都叫人去想有一個上帝在那裡,包括他會叫人生叫人快樂,也會叫人痛苦、叫人死。這都叫我們認識這個上帝。這是上帝在自然界裡的啟示;另外就是上帝在歷史裡的啟示。

  外在的,神在歷史裡的啟示

  譬如在但以理書,尼布甲尼撒的夢,夢見一個巨大的像,金頭、銀胸、銅腹、鐵腿,然後這巨大的像後來被一塊石頭打碎。尼布甲尼撒不知道這個夢是什麼意思,但以理告訴他。但以理說,2:37,「神已將國度、權柄、能力、尊榮都賜給你。凡世人所住之地的走獸,並天空的飛鳥,他都交付你手,使你掌管這一切。你就是那金頭。在你以後必另興一國,不及於你;又有第三國,…」,這些都在上帝的旨意,讓文明、帝國、邦國有興有衰、有伏有起。在這些列王在世的時候,神會另外立一個永存的國度。神在歷史中,包括台灣的歷史、日本的歷史,包括我們個人的、國家的、文明的、藝術的,神也啟示眾世人有這樣一位奇妙的神。

  這是外在的,在歷史和自然中的啟示。

  內在的,神在我們的良心中啟示

  神也在內心中啟示。那就是羅馬書2:15,神對人的要求,「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心裡」,我們一般講是「良心」,根據我們普遍有的道德意識,我們知道有一個神。

 「一般啟示」,因為罪惡,叫我們看不出上帝的偉大

  我剛剛講的這麼多,我下面要說,可是有用嗎?完全沒有用。不但沒有用,還有害。當我們看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我不知道你覺得怎樣。我也不知道你是念生物系或天文系或物理系的。我們教會有學物理的大學生,有學各行各業的教授和學生,他們只要敬虔一點,都會說這個世界上帝太奇妙了。我前天跟我們一個傳道聊天,她是台大物理系畢業,也在美國念書,後來去念神學了。她說,「我在念宇宙學的時候,就覺得你念宇宙學卻不相信上帝,這是不可能的。」她說,「太奇妙了。」可是各位,是嗎?這個世界上有那麼多,而且大多數的優秀科學家、天文學家,包括這位台大高材生的老師,他們天天研究這個奇妙的宇宙,他們卻不覺得有上帝。他們毫不覺得有上帝。就是「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便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是這樣麼?我們看這宇宙、看這春夏秋冬,不要說星星、月亮、太陽、雪花,所有自然界的東西,我們看了,我們會覺得有個上帝,有個慈愛、全能、獨一的上帝嗎?我不知道你覺得怎麼樣,我必須說,恐怕很多基督徒都不覺得這樣,更不要說非基督徒了。

  非基督徒在看這世界的時候,這個世界如果是奇妙的,我們基督徒會說是奇妙的,可是如果你不是基督徒,這個世界當然有很多奇妙的地方,但我想每個行業都有罷,包括物理學家克里克(Francis Crick)、諾貝爾生理學和醫學獎得主法國生物分子遺傳學家莫諾(Jacques Monod),他們都不能否認,甚至告訴我們:「這個(他們所懂的億萬分之一的)宇宙,好奇妙」;可是他們不覺得這後面有一個奇妙、慈愛的上帝。理由是什麼?太簡單了,因為你看到這麼漂亮的宇宙,你也同樣、甚至更多的看到洪水、海嘯;你看到新生嬰兒的奇妙,你同樣看到生下來的小孩是智障、蒙古兒;你看到人成長的奇妙,你同樣天天經歷到衰老和癌症的威脅。整個宇宙,我們人來看,我一點都不怪人不信有個上帝。因為我們在罪惡裡面,雖然上帝不斷藉著歷史和自然來啟示他的偉大,可是罪惡讓我們看不出來。

  包括你看歷史,歷史學家也會討論「歷史有意義嗎?」。我不知道你在大學裡面學的是什麼,但我們那時候,存在主義流行的時候,歷史、文明都是荒謬、無意義的。我知道最聰明、優秀的無神論者,像羅素、莫諾(Jacques Monod),都會說「人生沒有絲毫的意義,這整個宇宙就是荒謬不經、沒有意義」。當然他們還是要說,我們能夠做的事,就是誠實的做學問。但這是自打嘴巴。如果一切都沒有意義,那麼誠實的做學問又有什麼意義呢?

  不只學者會討論而已。愛因斯坦因為是猶太人、受猶太人文化的影響,他一生中有兩句話最有名,一句「上帝不擲骰子」,就是這個世界不是隨便的;另一句在他的普林斯頓研究所裡,「宇宙是友善的」。我不知道你懂不懂這句話,或你覺得「這個世界對你友善嗎」?還是這世界是個 “hostel”(暫時的居所)。我想在我們台灣也越來越多憂鬱症、躁鬱症、自殺的人,我們會覺得這個世界是可怕的。我們會覺得不僅是父母或兄弟姊妹或老師對我們是威脅的。我們對人也常常不是友善的,然後整個宇宙就是可怕的。我們很有可能這樣覺得,因為就好像考試、失學、失戀、失業、找工作等等,都讓我們活得很辛苦。不過我講的不是這方面,我們講的是啟示,當一般啟示,不管是外在的(自然界或歷史)或內在的道德法則,哪裡有什麼良心!哪裡有什麼普遍一致的道德法則!沒有!所有的道德都是風俗習慣慢慢約定俗成的;所有的東西都不是長久的,都會不斷地變化的。

  總之聖經上講,因為人有罪,上帝藉著萬事萬物、自然、歷史把自己啟示出來,人絲毫看不到上帝,反而「將神的真實變為虛謊,去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羅21:25),就是我們不去敬拜、事奉、感謝、喜悅上帝,結果我們活著不僅是自我中心,也活著把別的東西當作上帝,而且我們活得很苦,一點也不喜樂。

 所以,這時候就需要神給人「特別啟示」:上帝的話和耶穌基督

  自然啟示,在神把自己告訴人的時候,因為人的罪,這啟示都被扭曲了,人看不見神,人把上帝變了,人把上帝消滅了,把假神變成真神。因此這時候就需要特別的啟示,就是神的話。

  神的話分兩個部分:一個是被說(spoken)、寫(written)出來的神的話。說出來的是先知或使徒的傳講,寫出來的是聖經。這些是上帝的話。另外就是道成為肉身的耶穌基督和耶穌的話。這點,我們要舉個例子。

  當一個留學生到美國,(這是我三十年前的經驗,現在怎麼樣,我不知道了。可能不是。那時候我們都是很窮、可憐、孤單、節省的),去一個城市讀書,當地的教會或查經班知道了,然後就派人去接飛機。然後知道他很孤單,就每個禮拜天開車去接他到教會。他不是一個基督徒,他聽道聽不懂,牧師說「我們打開創世記第1章」,他也不知道翻到哪裡,所以這個接他、帶他到教會的同學,聚會也坐在他旁邊幫他翻聖經,教會愛筵的時候也陪他,幫他打飯、夾菜。這個新來的同學是個男生,接他的是個女生。所以這個男生就開始投射,他根據這個女生上述的動作,自然而然地想,「這個女生喜歡我」。這投射應當還算相當準確,因為這女孩子所啟示出來的,舉手投足表現出來的,打電話關懷他,坐在他旁邊。這個女孩子把自己啟示出來,讓別人的感覺是這女孩子喜歡這男生。於是這男生有一天就說了,「這個小姐,我來美國後,你就對我很好,我很感動,不過我在台灣已經訂婚了,請不要再追我了。這女孩子就說,「啊呀,陳同學,你完全搞錯了。我們去接送你,坐你旁邊幫你翻聖經,愛筵的時候幫你夾菜,我完全不是喜歡你。我們這叫做基督徒的愛心。說得再簡單一點,我們是要把你變成一個基督徒,所以這麼努力。我一點都不是喜歡你。」

  各位,我要表達的是:每一個人,包括上帝,(上帝也是一個位格〔person〕),他要把他自己是什麼樣的人顯出來,讓別人認識,可以有很多種辦法,包括動作、畫畫、音樂。很懂音樂的人,聽到這音樂,像韋瓦第的四季(Vivaldi’s Four Seasons),會覺得、猜想、投射、了解這是春,這是夏,這是秋,這是冬。從音樂裡面可以看出來。或從舞蹈可以看出來那人要表達什麼,或那人是什麼樣的人。或我到你家裡去,我看到你家的客廳擺設,我就知道佈置者很喜歡希臘的文明。我們的佈置、穿著、動作都把我們自己顯示、啟示出來,讓別人知道我們喜歡什麼,譬如有段時間,你穿的都是綠色的,表示你站在民進黨這邊;你穿藍的,表示你站在國民黨這邊。你的穿著、動作顯示出來一些事情跟你有關,這也是上帝的啟示。但是這些原則表達出來的(一般啟示)都可能會被會錯意。因此一個最準確地把你自己的心意啟示出來的就是語文(特別啟示),就是當女孩子說「陳同學,你已經猜太久,現在我跟你講,我接你的意思是…。」各位姊妹,妳們常常需要這樣憐憫男生,因為男生常常會這樣患單相思。所以妳需要明白地跟他講,(特別地啟示他),「我沒有喜歡你」。當然有的時候我們也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他。

  我要講的就是,神用很多方式(異夢、神蹟、奇事)把自己啟示出來,其中一個最準確的、最清楚的就是「文字」。希伯來書1:1-2,「神既在古時藉著眾先知多次多方的曉諭列祖」, 就是用異夢、神蹟、奇事,但最清楚的是用他的話,讓人知道我是什麼樣的神, 「就在這末世藉著他兒子曉諭我們」,這又要用比喻了。

  我們要認識這上帝是怎麼樣的上帝,他要把自己啟示出來,否則我們看這個世界,我們未必會想到有一個獨一的真神;反而因為我們的罪惡,我們會想到打雷了因為有雷神,海起了風浪因為有海龍王,土地長了五穀因為有土地公,或希臘人覺得五穀有穀神,愛有愛神…。我們基督徒說有獨一的神,因為我們被啟示了。整個上帝的啟示就不住地在跟我們講話,也不住地告訴我們,所有告訴我們的可以濃縮成兩句話:第一句是「我是獨一、全能、全善的神」,這句可能也包括第二句,這是整本聖經所講的,就是「我愛你」,這是瑪拉基書1:2,「耶和華說:我曾愛你們。」我們也熟悉的約翰福音3:16,「神愛世人(God so loved the world)」,神愛我們。 你可以說,整本聖經就是神寫給我們的情書,包括推薦自己的情書,在哥林多後書,保羅也講,「我們明顯是基督的信」,推薦耶穌。

  各位,很對不起,我是很落伍的人,我到現在還沒有手機,所以我不知道手機到現在智慧型到什麼地步。我現在是祖父輩了,我已經六十四歲了,甚至大你們的父母一輪),我們以前談戀愛,那時候要向我的女朋友表達我的愛,尤其是兩個人不在一起的時候,就是寫信,情書一封一封寫,不像現在你們是text message。我寫的情書,我的女朋友,就是我現在的老婆,都留著。我們在暑假的時候人分兩地,我在台北,她在高雄,魚雁往來地,她很喜歡看我寫的情書,看完還放在枕頭底下。這。這些,現在你們都聽不懂,包括寄信是什麼東西。

  「神既在古時藉著眾先知多次多方的曉諭列祖」,跟我們寫信。聖經就是神給我們的情書。你情書有一萬封,不如情人就在你身邊。所以耶穌的道成肉身就可以說是神給我們的情書變成了情人,「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約1:14)。所以我們講整個的啟示,不管是特殊啟示或一般啟示,是上帝要我們認識他的。整個的聖經、這個啟示的記錄,就是要我們認識基督。對,我們看聖經有律法、先知書,有很多很多,還有家譜,很多我們覺得很無聊的,或很多看不懂的,看懂又覺得沒有趣的,有趣的又覺得是假的。我們常常看聖經是這樣。不管聖經是怎麼樣,傳統的神學都告訴我們:聖經是見證耶穌的,所以我們看聖經、讀聖經,不管在神學院或主日學裡面,我們沒有對我們的主有更多的認識和愛和信靠,那就有問題。我沒有說聖經裡面的律法不重要,但如果你只看到律法,而沒有因十誡更基本的讓你歸向耶穌,你就還是沒有看對。

  路加福音24:27,當耶穌復活以後,耶穌在以馬忤斯的路上就跟門徒「從摩西和眾先知起,凡經上所指著自己的話都給他們講解明白了」。聖經是上帝的啟示。神有一般啟示,因為我們對一般啟示不夠認識或會扭曲它,所以神有特別啟示。特別啟示很好,但還不夠親切,所以它成為人,道成肉身,當然也是為贖我們的罪,但是也是要來讓我們認識他。這些不管是耶穌之前、耶穌時、耶穌之後的見證耶穌、有權威的話,都是在聖靈的默示之下。

  默示跟啟示不一樣。啟示是神把自己顯出來。默示是把這個神顯出來的記錄,傳統的講法是準確、無誤,而且有權威的。可是聖經的根據是非常稀薄的,只有幾處,甚至只有一兩處。主要的只有一處,提摩太後書3:16-17,「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或作:凡神所默示的聖經),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聖經是上帝默示的,這是甚麼意思?意思大概是:當神感動先知,把他要知道的事記下來的時候,是準確的,是有權威的,這就是我們手上的聖經。

  從我前面所講的就是:聖經的成形,一個目的,就是要我們能夠準確的認識上帝。因為上帝用其他方式來表達,我們都會誤解,會錯意,就像我們剛剛講到的男生會會錯很多意,不是女生已經顯出各種對他的喜歡,他卻不解風情,呆呆的,或女孩子沒有喜歡他,他卻自作多情。所以我說了,要用寫出來的、講出來的。人講出來的,當然很多時候也是假的、錯的;但是神不會騙我們,他就把他自己的豐富藉著聖經的記載讓我們認識。

  我們現在說,聖經如果從古到啟示錄結束是來見證耶穌的,福音書之前的是預言他,福音書是記載他,後面是他復活升天以後,對他所有作為的一個反思,包括保羅所講的,而且都是上帝默示的,很可靠的,是絕對有權威的。事實上,我不大喜歡講,聖經沒有錯。如果你講聖經沒有錯,這並沒有把聖經的特點突顯出來,因為這世界上很多東西沒有錯,可能有一本數學課本或文法書沒有錯,但是它沒有聖經的獨特權威。神藉著這個聖經讓我們認識神、認識自己,認識救恩。

  下面我特別用自己的例子來講。

  我當然講這一切很多的基督徒是不接受的,包括很多敬虔的基督徒,他們相信上帝,但他們不相信聖經是沒有錯的。我直接說,我相信聖經是沒有錯的,但我不太喜歡用聖經沒有錯來形容,我寧願講它是有權威的、獨特的。但是很多基督徒並不相信。為什麼?一個,實在,不是現代的人,也不是有近代科學以後的,是所有的人看聖經都會發現,這裡面有很多很荒謬的事,包括處女會生孩子,這是很荒謬的。我實際上沒有女兒,倘若今天我十六七歲的女兒跟我講:「老爸,我懷孕了,不過我沒有跟任何男人有過性關係,這是聖靈感動的」。各位,誰會相信?聖經裡有這樣的記載,相當多的神蹟奇事,我們會想,但我們在生活中並不指望他會發生,包括紅海會分開。所以不信主的人當然會不相信。

  信主的人也好像因為世上沒有很多這樣的事情,所以我們就會有很多的懷疑。我們信仰的艱難也就在這裡。我相信我們坐在這裡的弟兄姊妹,我們大部分在很多的時候,我們覺得有一個神,可能很模糊,可能很強烈,總之我們覺得有一個神,但我們不知道這個神會聽禱告、聽我們的敬拜讚美嗎,就是我們覺得我們跟上帝很遙遠。我不知道你跟上帝怎麼樣。我覺得如果我們憑著我們的五官、感覺的話,我們就跟不信主的人一樣,我們會很猶豫他是不是很真實的。好,很多人會說他是真的。但聖經的話是真實嗎?是每個字都沒有錯嗎?我們的科學好像否認很多東西。不僅科學否認神蹟的可能性或會發生,這還不是重要的事,還有很多…

  各位,如果你今天到神學院念書,差不多剛開始你信仰都要崩潰了,因為有神學院老師教「亞伯拉罕以前的記載都是神話,不是真實發生的;亞伯拉罕以後記載的,常常也是扭曲的。沒有出埃及這事。」你今天看稍微有點水準的解經書,都會說沒有出埃及這件事,以色列人不過是長久居住在迦南山地的一群人;這有聖經根據,「他們從山上下來」,約書亞記、士師記都有這樣的話。「創世記講的不是真的,出埃及記講的不是真的,都是故事、傳說。」「大衛、所羅門的王朝,其實兆歷史的資料是很小的,聖經誇大太多了。」「以賽亞最少有四個不同的作者或傳統。」這些都會很動搖我們,反正就是說,我們看的這本聖經,幾乎沒有什麼可信的。但是不要說這些學者,我們自己看聖經,甚至也不要談科學上的事,(科學上的事,我覺得很多時候不難接受),就是這是有神在,有時候行出神蹟奇事嘛!所以有發生這樣的事,我既相信上帝,上帝創造世界、上帝審判、上帝叫童女懷孕…這些事,我也能夠相信。

聖經自相衝突矛盾了,怎麼辦?

  各位,當聖經裡面講到神蹟奇事的時候,可能問題不太大;對我來講,沒有問題。但是有一個問題很嚴重,那問題就是:假如聖經本身衝突了怎麼辦?這我講一下我自己的例子。

  我從小在和平教會長大。我非常感謝和平教會給我的一切的帶領。我在的時候是莊牧師,再來是商牧師,很多師大、台大的哥哥姊姊。那時候我被照顧得非常好,感謝主。神也很憐憫我,我從小就在教會長大,我跟我父母大概是一起信耶穌的。他們的朋友把他們帶到教會。他們朋友的小孩把我們帶到教會。我記得第一次到教會主日學的時候,那應該是我幼稚園的時候,那時候我就很喜歡唱這些歌。後來我媽媽在和平教會受洗了。我爸爸是在真理堂受洗的。我也受洗了。我們是外省人,所以是國語部的。但是我跟蔡牧師都認識,那時候蔡牧師還沒來和平教會。我很喜歡教會,也覺得我很幸福,而且我也很追求,雖然我成績很爛,也很不乖,但是我又很喜歡上帝的事,我又很喜歡讀聖經。我想我在初二、初三的時候,我已經讀遍一遍聖經了。大概初三的時候,我就定意說:「我要把聖經好好讀一下。我要了解它。」因為我在讀聖經,包括讀福音書的時候,我有個印象,四福音書在講耶穌生平的時候,記載的不太一樣。我當然相信聖經是沒有錯的,是很正確的,所以我就想把四福音書作個綜合。

  最開始,我記得我第一天下定決心要好好讀聖經、明白聖經,從耶穌生平開始,也就是從耶穌的降生開始。耶穌的降生,在聖經裡只有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有記載。我就對比著來看。我看馬太福音第1章和路加福音前兩章,我的信仰就快要崩潰了。稍微仔細一點看聖經,就發現聖經裡面的矛盾。馬太福音講耶穌生下來以後,因為聖靈的指示,約瑟就帶著一家人逃到埃及去了,因為希律要殺嬰兒。路加福音講,耶穌生下來以後,根本沒有博士來見他,也沒有希律要來殺他,也沒有要跑到埃及去。到滿了潔淨的日子,他父母就到耶路撒冷去,把他奉獻;然後事情辦完了,他們就回到拿撒勒去了。兩個記載,我沒有辦法調和。啊呀,第二天第三天再看下去,這耶穌受洗完了,馬太、馬可、路加說耶穌就被聖靈催到曠野去受試探,約翰福音說耶穌受洗完了,就呼召了施洗約翰的門徒,然後就帶他們到加利利的迦拿,完全沒有被試探,而且好像擠不進去這段話。馬太、馬可、路加福音講耶穌到快要死的時候,到耶路撒冷去潔淨聖殿,約翰福音講他工作一開始的時候就潔淨聖殿。我的信仰快要崩潰了。

  各位,如果你們看新聞的話,也隨時隨地會有。有的時候新聞告訴你,考古學家或科學家做了什麼事,證明了挪亞方舟是存在的,證明了聖經如何。最近的一則新聞是一個月以前,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Tel Aviv University)兩個考古學家說:「在亞伯拉罕那個時候,根據考古學,駱駝根本沒有被馴服。駱駝被使用,差不多是在大衛的時代。大衛之前可能有一點,但亞伯拉罕的時候根本沒有。所以創世記24:10講到亞伯拉罕的老僕人取了十匹駱駝帶著財物去米所波大米為少主人娶妻子,通通都是後人編的。」其實這事情,我在三十年前念神學的時候,就已經看到註釋書這樣寫了,聖經是後來寫的,後人編出來的。

  各位,我們碰到這樣的事情,我們怎麼辦?我可以再講一個鐘頭、一天,學者可以跟你講十年,把聖經裡的矛盾、錯誤、跟科學不合的地方都講出來。我們不需要變成學者,就算自己看,也可能像我一樣,變成那樣,「啊,聖經怎麼會這樣!」我自己就有這種很恐怖的經驗。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樣的經驗。你們當中若有很敬虔、愛主的人,你的信仰失敗的時候,我們和合本聖經說是跌倒,就是你不願意信。有些理由,有的人是逐漸的,譬如念大學,或因為工作忙,或交了朋友,就慢慢不來教會,不信了。有的是發現牧師有一些很失敗的見證,就不信了。各位,我的動搖是從好好看聖經開始。我覺得聖經越仔細看,越發現經不起考驗;但另一方面我又同時很深的相信聖經是上帝的話,是很可靠的。我在看聖經的時候,也同時受到感動。我有兩種扯我的力量,一股是信不下去聖經,一股是很信聖經。在這種交戰當中,我記得我仔細看聖經,看了差不多一個禮拜,我就拒絕看下去,因為我快要沒有信心信主了。我可能有一兩個月沒有到教會。後來好像是一個受傷的人勉強到教會聽道,然後半年以後才開始再度看聖經,而且看的時候都好害怕,就怕一仔細看就看到矛盾,信不下去了。這對時間有多長?大概從我高一,到大學,到神學院,到出來服事,到美國讀書,到美國把博士念完了,但自己四十歲從美國回來在神學院教神學,我都不覺得我完全解決這問題。現在是解決了。但請聽我講,我不希望你們花那麼多時間。但從另外的角度,你們如果肯去思想也是好的。

  我覺得每個人信主,我們都會有些艱難的事情。可能有些人,他很多事上都覺得神真實,然後感謝上帝。但是一看到他那唐氏兒的兒子,他就信不下去上帝。可能有一個很愛主的弟兄或姊妹,每次回到家裡看到他老婆或她老公就信不下去。每個人不想信耶穌或信仰的攔阻有不同的原因,有的時候是教會的人,有的時候是吸引我越信越好的聖經也讓我越看越不敢信。我在很痛苦的時候,我是一個很保守的神學生在一個很保守的神學院,在教會裡也講道,我也沒有騙人,但是我覺得有那矛盾。各位,我們怎麼知道聖經是上帝的話?到了神學院,我也繼續的查,是不是聖經在抄的時候抄錯了,會不會有些(像利未記)是人的話、根本不是神默示的話,只是後來的人把他放進去而已,放錯了。有沒有甚麼東西能保證聖經裡面所收的每個字都是上帝的話。我被很多聖經的話感動,我也很感動得來講上帝的道,但是我需要有一個絕對的保握:我所看到的每個字都是聖靈默示的,有最高的權威,不管科學怎麼講。

  我那時候跟上帝講過,「我給你一個台階下,或我請你幫我解決問題」,我很嚴格,我覺得這嚴格是對的。如果你們沒有這麼嚴格,我覺得不應該。我要確知聖經是上帝的話,有最高權威。大概十幾年前,丹•布朗寫的達文西密碼出來以後,我問我的兒子,我的兒子那時候應該是國中,念伯大尼美國學校,我說:「如果現在有一群很誠實、很有學問的教授、學者很誠懇地跟你講,康先生,我們是最誠實的考古學家,我們現在已經確實的發現耶穌的墳墓和骨頭了,也就是耶穌沒有復活,整本聖經都在講耶穌復活升天就都是假的了。如果這群學者不是要騙你,也不是要破壞你的信仰,就是很誠懇地跟你講科學已經證明:基督徒基本的信仰記載不是真的,你們還信不信?」我兩個兒子我看你你看我的不敢講,因為爸爸是牧師,但是他們到底還不錯,感謝主,他們說,如果那樣我們就不信了。這話很誠實,我們有專家、有權威、有學者說「這不是真的」。我就說:「我只能憑著信心這樣講,求主幫助我,就算全世界所有的學者和人都說聖經是假的,我還是會信下去。」我跟兒子解釋為什麼,我也在這裡跟各位解釋為什麼。

  我跟各位講,你對聖經的接受,和你對上帝的信靠,這兩個不全等的,因為我們不是拜聖經,我們拜的是上帝。但是我們對我們所拜的上帝的認識是來自聖經的話,所以聖經也是很有權威的。各位,真理不建立在投票上面,人多人少上。全世界所有的學者和所有的人,可能有幾千年的時間都曾經深深地相信地球是方的,太陽是繞著地球轉的,他們通通錯了。各位,全世界所有的人、所有的學術可能都錯了,而且錯一千年、兩千年;這些東西只有相對的可能性。我們要的是絕對的,任何時候、任何地方一定都是真的。

  我就跟上帝禱告:「不管學者怎麼講,讓我可以不受影響。」就像有人講,學者說那個時候駱駝是野生的,不受馴服的(domesticated);但我說,即使現在學者發現如此,我還是相信聖經說的話是真的,因為很可能再過二十年又發現什麼新的東西,喔,亞伯拉罕時候的確有駱駝。各位,科學是隨時會自我糾正的(revise itself),我們不用為它的改變而吃驚,也不必呼應它、互惠它,也不必懼怕它。但是我們信靠上帝並不是科學家跟我們講的。我就看過一本護教的書說:「任何人都知道,天文學過了十年就落伍了,就很多東西都不對了。但請看聖經記載的天文學跟現在最新的天文學,比較結果是完全一致。」好,聖經跟最新的天文學是一致的;但按照他的邏輯,再過十年,聖經就會被推翻了。譬如他是1960年寫的書,聖經跟1960年的科學很一致,那1970年是不是就不一致了!各位,不用太為這些事情去擔心;我們需要知道的是:我們怎麼知道這本聖經是真實的(the trustworthiness of Scripture)?

我們怎麼知道聖經是上帝的話?

  我說:「主啊,請你行一個神蹟,我們今天手上的聖經都是你默示的,正典,沒有多也沒有少,但我不要相信是會議決定的,雖然會議的確有產生作用,因為會議是人就會犯錯。你們讀神學都會知道哪個會議決定聖經正典的數目,我說那不準確,人會犯錯,我需要請你給我一個神蹟,讓我知道聖經從第一個字到最後一個字都是你所默示的、都是有權威的。」你行個神蹟,譬如天上顯出個大異象,然後有一個很深沉的聲音,『康來昌』,地都震動了,『我是上帝,我現在告訴你,你手上的聖經,每個字都是我的話,都是我默示的』。」我說,你行個這樣的神蹟,我就會穩如泰山,永不會動搖。各位,神沒有行出這個神蹟來,我沒有經歷到,但今天都沒有。而且我跟你講,如果上帝行了這個神蹟,我會很高興,但是一分鐘之後,我就會跟上帝講:「上帝啊,請你再行一個神蹟,讓我確知剛才那個神蹟不是我在作夢,也不是魔鬼作的」。然後再過一分鐘,我會要求第三個神蹟,沒完沒了。

 聖靈給人的確信

  我們知道聖經是上帝的話,我們知道聖經是真實的,這是今天教會裡需要有把握的事情。不是因為會議,也不是因為有神蹟奇事,是聖靈在信徒心中做的工作,這叫「聖靈在我們心中確信的工作」(the Work of Holy Spirit in Assurance)。這比較多講到的羅馬書8:16,「聖靈與我們的心同證我們是神的兒女」,聖靈讓神的兒女知道聖經是神的話。

  簡單的說,聖經的權威不是建立在教會、學者、專家、人、聖徒上。聖經的權威建立在它自己說的上面。但是聖經自圓其說,我們怎麼能接受呢?因為聖靈讓我們知道這是真的。也就是說,我們沒有主的靈,我們怎麼都不能相信聖經有那麼大的權威。如果我們沒有主的靈,當聖經裡那麼多的「耶和華說」、「耶和華親口說」、「主耶穌說」,我們都會覺得那不過是後人寫的,可能我們有某種程度的尊敬,甚至相當的尊敬,好像儒家的信徒尊敬《論語》一樣,但是那是不夠的。我們需要求主幫助,讓聖靈在我們中間,使我們確知上帝和聖經是上帝的話,約翰福音10:14,「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10:27,「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著我。」求神幫助我們,我們禱告。

  天父,求主恩待所有屬主的兒女,求主讓我們在你的帶領之下,得以長大成熟,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弗4:13)。包括我們的愛心、信心,都增長;包括我們智慧和身量,並神和人喜愛我們的心,都一齊增長(路2:52)。主,當我們碰到艱難的時候,求主扶持。包括我們在認識聖經的事上,我們有軟弱、迷惑、動搖,求主都幫助我們。奉耶穌的名禱告。阿們。

 
附件:1  
發佈者來自/100.38.114.91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