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講道系列

標題 / 惡有惡報(正義文學系列)     編號 /  918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Fri Apr 3 12:27:21 2015

惡有惡報(正義文學系列)


聲音檔>>>

前言

  莎士比亞有一齣劇 “Measure for Measure” ,梁實秋先生的翻譯是《惡有惡報》(其他翻譯:一報還一報、量罪記),意思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什麼量還什麼量。這是一齣喜劇。下面我在講這個故事的時候,我也會把我對聖經的一些觀點放進去。我不知道這裡有沒有學文學或者學文的,因為這一年我要用很多的我希望比較深入的、有深度的一些故事,來講聖經裡的正義的觀點。其實不止是正義,還有自由、愛,這些我都會提一下。

  我才疏學淺,但是我看了就覺得: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是我看到的、我覺得可能在人間最有深度、廣度、最認識人心的一個作家。比他的同鄉狄更斯(Charles Dickens),或者是俄國人托爾斯泰(Leo Tolstoy),或者是我們知道的一些有名的大作家,我覺得他更深入。以前我不覺得,但是現在我覺得聖經是神的話。我們看聖經,很多時候覺得膚淺、不夠深入,甚至很多錯誤,不夠精彩。我現在越看越覺得聖經講的才是絕對正確,而且是深入的。當然我看的很不完全,我等一下就會提到我在看莎士比亞的時候,他一些遺漏的地方。

公爵試探代理公爵

   “Measure for Measure”,是說維也納公爵他想要假裝出城一下,或者是出他所管理的地方。他出城的時候,其實他沒有真的出城,他又裝成一個修士。這是中世紀的背景,中世紀一般來講,有的時候,一個小小的修士或者神父,或者我們今天講的牧師,權力可以大到任何人都要聽他的。因為在以前,尤其是中世紀的有些時候,教會的權威是比政治的權威──國王、皇帝、將軍都要大很多。不要講教皇了,就是一個小小的教士都可以有很大的權威。這我們看這故事的時候要了解。

  公爵外出,他其實不是真的外出,他是要在外出的時候裝成一個修士,然後回維也納看看百姓對他的代理人反應如何。當然也想要了解一下,他自己在管理維也納的時候管理得好不好。這個公爵是相當聰明和慈愛的人,他假裝要出去,然後回來看看他的代理人是不是真的可以信賴。

  當然這也都有一點叫人難過。各位,我們都可以絕對信賴任何一個人嗎?我想不行。包括我不覺得我太太完全信任我。對不起,我不是要破壞任何人的婚姻。人承受不了這樣的信任,因為我們實在很軟弱、很脆弱。所以,我們在看到自己罪惡的時候,我們就感謝主,神給我們這麼大的恩典。

  公爵覺得他選的這個代理人,將來可能是他的接班人,他覺得他很好,很正直。但是他還是有些不放心,所以他假裝出去再回來。我也想到,當公爵這樣做的時候,對不對呢?我曾經聽過一個姐妹講,說她以前好天真,交男朋友談戀愛的時候什麼都不懂。後來有個姐姐,就是屬靈的長輩或者年紀大一點,就跟她說,你跟這個男孩子在一起,你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很體貼,那你就要考驗他一下。下一次下雨的時候,你跟他一起出去,你就故意不要帶傘。或者下一次天氣很冷,你故意不要穿很多衣服,看他會不會說:「哎呀!很冷的天,你穿得不夠!」如果這樣,就是一個體貼的人;如果就糊里糊塗出去,也不管你,他就自己打自己的傘,自己加自己的夾克,都不會考慮你的話,這不好。你要假裝穿少一點,然後看他會不會注意你。後來我就跟這姐妹講,聖經上講:「不可試探主你的上帝」,這樣的試探不一定很對的。

  我不敢說一定不對,因為聖經裡面試探這個用法,其實比我們想的要豐富很多。但是假如我可以有一個完全相反的想法,就是我常常會覺得,如果你跟一個學工的、比較直的人在一起,可能他就直來直去,他不會像花花公子型很體貼你,你稍微皺個眉頭,他都知道你在想什麼;你稍微看個東西多看一眼,晚上那個東西就快遞送到你家裡。很體貼,我倒覺得這樣的男人很可能是花花公子型的。一個男生看起來呆呆的,不會替女朋友想的,也許是反應出他的忠厚老實。很多事情不是像我們想得那麼簡單。我們看事情,很多時候都有不同的層面。一個基督徒能夠更謙卑地看是很好的。

  這公爵假裝出去,結果化妝成修士回來。我不敢說這樣一定是對的。在莎士比亞的劇裡,他是一個完全對的形象。我想到聖經在講人的時候,就比莎士比亞講的要真實、而且有深度多了。不過莎士比亞已經算人間我覺得最好的。公爵請的代理人是一個年輕人,叫安奇羅(Angelo),這個人非常正直。我想你們在看的很多文學作品裡也有正直的人,尤其是道德上正直的人,往往最正直的就是在性上面很有潔癖,安奇羅(Angelo)就是這樣的人。

代理公爵立法掃蕩色情、通姦

  公爵一出去,安奇羅(Angelo)就要掃蕩維也納的色情事件,因為他很受不了這事。各位,你也不要太覺得這是噁心或者不對、虛偽。我就舉一個例子:在教會裡面,假如一個傳道人或者領袖,譬如說他很容易忌妒,甚至A過錢,我都覺得在我們中國的環境裡面,任何的罪好像都可以得赦免,但是一旦犯了淫亂的罪,好像就不能饒恕。好像我們人對淫亂這件事有一個最大的吸引力,但是我們又覺得任何人犯了這個罪,我們是不能原諒的。就好像夫妻之間,如果他亂花錢,把你的錢都花光了,你當然非常火大,然後又花錯了,買了一些爛東西或投資錯誤,很火大、吵架。但是,叫我們很難忘記的是他在性上面得罪過你。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性在人心中的分量中常常占這麼大的重量。

  這安奇羅(Angelo)就有這個個性,他非常厭惡性上面的罪惡。維也納或舊的法律沒有,他就立法,現在開始執行:所有的妓院都要關門。我也不太知道台灣現在娼妓是合法,還是不合法?好像陳水扁總統的時候廢娼,但是廢娼我也知道,有的人覺得更不人道。有的人覺得會把性交易地下化,讓娼妓的生計更困難。這些都很難說的。這些我們講到正義的時候,我都要提一下,因信稱義,因為人間不管你怎麼做都會有漏洞的。

  安奇羅(Angelo)覺得嫖妓是一個非常錯誤的行為。當然我們也可以想想,我們反對娼妓的理由是什麼?理由是會敗壞社會風俗?還是,這對娼妓的身體不夠尊重、對女人不夠尊重?假如有人覺得樂意做這個行業,那你怎麼說呢?這雖然有點噁心,不過我也要說,包括妓男,不是只有妓女。弟兄們可以動一下腦筋,你是不是覺得作妓男是夢寐難求的好職業?對不起,開玩笑的。

  安奇羅(Angelo)要廢掉娼妓,但這跟我們今天要講的故事還沒有很多關係。他又把一條古老的律法拿出來,說這一定要遵行的,就是凡是男女通姦,男人一定處死,女人要終身受羞辱。可能就像霍桑寫的小說《紅字》一樣,烙個A(Adultery)的印記在她身上。我不曉得,反正法律是女人要不殺,但終生受羞辱。因為當時發現通姦很多情形就是懷孕了,殺嬰或墮胎在當時更不允許,所以一定要允許她生下來,也要有母親照顧,所以是可以不死,但是要受羞辱。

一對訂了婚的夫妻婚前通姦

  有一對很好的男女,男孩子叫克勞迪奧(Claudio),相當的好,女孩子叫茱麗葉(Juliet)。不是羅密歐與茱麗葉裡的那個茱麗葉。他們是未婚夫妻,已經訂婚了。但是就在這法律頒布,重新強制執行的時候,他們有了性關係,茱麗葉(Juliet)懷孕了。這當然很明顯,警察就把克勞迪奧(Claudio)捉起來,要處死。只剩幾天的時間,克勞迪奧(Claudio)很難過,他的朋友就說,新代理的公爵很凶,但是你姐姐的口才很好,也很愛你的,你讓你姐姐去求情。他姐姐那時候正是當時維也納也很有名,或者說德行很有名的聖女,很聖潔,常常住在修道院裡苦修。克勞迪奧(Claudio)就跟他姐姐伊莎貝拉(Isabella)說,請姐姐向安奇羅(Angelo)求情,免一個死。

法律的神聖不是建立在立法者或執法者的道德,也不因為人的不遵守就該廢掉

  對話裡面就有一些精彩的。伊莎貝拉(Isabella)到安奇羅(Angelo)那邊求情的時候,她說:「我的弟弟和我的弟妹他們都是很好的人,也訂婚了。我自己是一個喜歡聖潔生活的人,常常到修道院清修。我自己也很聖潔,也很厭惡這種罪。但是年輕人犯這罪就要處死,這太難了。請代理人寬大一下。」代理人安奇羅(Angelo)就說:「這不可能,法律不能成為稻草人。」稻草人是什麼?稻草人就是站在那裡嚇鳥,但是沒有真正的功效。稻草人不會真的捉鳥,不會真的嚇鳥。剛開始嚇一嚇,到最後稻草人就變成鳥站在它的頭上。「我們的法律一定要執行。維也納的社會風氣已經很壞了。」

  他好像也知道伊莎貝拉(Isabella)要講什麼。伊莎貝拉(Isabella)的確要說這個,她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下句幾乎要說:「安奇羅(Angelo)你自己沒有動過這個念頭嗎?你自己能保證不犯這個錯嗎?」安奇羅(Angelo)就說:「對!你弟弟可能道德、行為都很好,但他的確犯了這個罪。對!他的陪審團員裡面可能也會有人犯姦淫,但我們不能因為審判者道德不好,就說你不能定我的罪。」

  各位,你應該馬上想到在約翰福音第8章,那行淫時被拿的婦人。大家看這一段聖經,記得最熟的就是:「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約8:7)但是耶穌講這個話的意思,絕不像後代的人那樣引用。後代人在引用的時候,就等於是法律,只要你沒有做到,你就不能責備別人。在心理上我們會這樣想,可是這是不能成立的。警察斷不能因為他也超過車、超過速,然後就對其他超速的人不罰。老師斷不能因為我以前讀書也作過弊,所以我現在不能捉作弊的學生。甚至一個抽煙的爸爸不能因為自己抽煙,就不可以勸兒子:「兒啊!不要抽煙。」各位,這你們要想清楚。因為對就是對,不管是誰說的。一個流氓或一個小偷說「不可偷盜」,並不影響不可偷盜這事的正確性,不可偷盜還是對的。只是,說的人自己也在犯這罪,他的說服力會比較低一點而已。但是法律的公正和嚴厲,不應該是司法官或立法官的道德好不好、遵不遵守,就說這條法律該不該廢掉。

  我在學校參加過一個辯論會,「上課要不要有點名的制度」。那還用說嗎?學生都說不要有點名制度。理由是什麼呢?理由是老師也不喜歡被點名。可是你不喜歡被點名不等於這個制度一定錯。我沒有說點名制度對或錯;我只是說一個制度的對或錯,跟有多少人遵守,就好像不可以作弊,不可以姦淫,不可以殺人沒有關係──尤其我們基督教講的,包括我們心理都不可以犯這個罪──不因為沒有人能遵守,不因為人間的立法者、司法者沒有遵守,這條法律就一定要廢掉。

  這是法理學的事情:到底法律有效的理由在那裡?安奇羅(Angelo)也講一句話:「不能因為陪審團裡面有人可能犯了這個罪,你弟弟就可以不被定這個罪。」要不然整個社會就會官官相護或者罪罪相護。你也犯過,我也犯過,他也犯過,好了,那我們就不要再有法律,那不是更天下大亂嗎?所以,安奇羅(Angelo)這句話說得很對。他說:「不能夠因為別人有罪,他就不能定你弟弟有罪。」然後他說了:「我不會犯這個罪的,但如果我將來犯了,我也一定要被處死的。」

  但是莎士比亞也很會想。因為這位伊莎貝拉(Isabella)也是女主角,是很聖潔的女人,很敬虔的。當然用我們男生講的話,那種神聖不可侵犯的女生就是很死相的女生。我們那年代的男生會說,她是悶騷,外面看起來很聖潔,裡面騷得不得了。對不起了!我不知道女人的心理想什麼。伊莎貝拉(Isabella)要來幫弟弟講這話是有點困難的,因為她很恨惡這種罪惡,但是她又很愛她弟弟,本來是很勉強的求情,後來就越講越激動。她說:「代理公爵,我會賄賂你。」代理公爵安奇羅(Angelo)很正義的說:「你要賄賂我?」她說:「沒有犯罪,我的賄賂就是,我會以一個聖女的禱告,不斷地求上帝祝福你,這就是我的賄賂。」當然這是一個很正直的稱讚。安奇羅(Angelo)好像有一點被說動了,後來就說:「你明天早上再來找我,我要想一想是不是要饒了你的弟弟。」

  各位,你們應該猜得到吧!當伊莎貝拉(Isabella)一退出來,安奇羅(Angelo)有一段獨白說:「這是怎麼回事?是她的錯,還是我的錯?誘惑者的錯比較大?還是被誘惑者的錯比較大?怎麼回事?我現在愛上她了!」那個愛當然是很強烈的情欲的愛。這都是莎士比亞很深刻的話,「我不知道答案是什麼。難道貞潔的女人比放蕩的婦人更能引起男人的情欲嗎?」

  我小的時候,沒什麼色情小說;或說有,我也不知道。我們講最鴛鴦蝴蝶派的。你們念中國文學史或者是中國近代文學史,或台灣文學史可能會提到,在五四以後有個鴛鴦蝴蝶派,好像也叫禮拜六派,星期六放假,輕鬆一點。中國大陸有一個作家馮玉奇,他到台灣也是很跟得上市場的,就化了一個名叫做金杏枝,他是個男人,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取這個名字。中國的詩裡「一枝紅杏出牆外」,那是不好的意思。反正金杏枝有一點像台灣本地的人的樣子,他寫了很多言情小說,都沒有色情。那時候,五十年前了,不允許色情刊物。我記得有一本小說就是講個小女孩13、14歲的時候就被賣到酒家。她自訴,說有次一個醉酒的客人要強暴她,但是另外一個酒家女要救她,就用很嫵媚的姿態和言語來引誘要強暴這小女孩的男人。我還記得那一段,她引誘以後,那個喝醉酒的男人就跟這位成熟的女人跑掉了,就從她身上找到發洩。我不知道莎士比亞這句話「貞潔的女人比放蕩的女人更能引起我們的情欲嗎?」對嗎?

  安奇羅(Angelo)就「呸!呸!呸!安奇羅(Angelo),你要幹什麼?你是什麼人?你是因為她有這麼好的美德,你就想要玷污她嗎?」當伊莎貝拉(Isabella)懇求他饒了她弟弟時的那種楚楚動人,一枝梨花春帶雨,「我會為你禱告,請你發慈悲。」那每個動作看起來都比那色情影片的下流女人更打動安奇羅(Angelo)的心。然後她說,讓她弟弟活下去。安奇羅(Angelo)的獨白就是:「法官自己偷,賊也有權力去竊盜,難道我愛上了她嗎?」我也不太知道中世紀的時候或莎士比亞的時候,用這個「愛」字跟現在這麼近。我常常講到,尤其我們基督教、教會裡面講愛,多多少少還是比較聖潔的。可是我不知道在莎士比亞裡面講愛,好像一定跟性連在一起。

  「難道我愛上了她嗎?我想再聽她說話,我想再看她的美貌,我現在夢想的是什麼?」然後他說:「好狡滑的敵人(這是指魔鬼)!為了陷害一個聖徒(是指他自己),竟用另外一個聖徒來引誘!好狡滑的魔鬼,好狡滑的敵人,使我們在愛慕美德的時候犯罪。」愛慕美德就是安奇羅(Angelo)要持守法律,想要很公正的執法,要讓維也納的社會風氣好一點。但是一個年輕人犯了法,結果他美貌、聖潔、楚楚動人的姐姐,很可憐又很同情的來祈求安奇羅(Angelo)的時候,居然讓安奇羅(Angelo)犯罪了。各位,這也不稀奇。我們作牧師在講道的時候犯罪也是很平常的。我們希望能吸引到別人的注意。一場研討會有四個講員,我希望自己是這四個裡最受歡迎的,我講的時候底下的人都全神貫注,那種引誘是很大的。我根本不應該這樣想;我們一起在服事上帝,希望大家都能得到上帝的恩寵,怎麼就變得那麼自私呢?在很聖潔的情形下被引誘,這是很可能的。魔鬼的厲害也在這裡。

  「那是最危險的誘惑,娼婦全部的風騷,包括天生的魅力和人為的手段,都不曾打動我的心。但這位善良的淑女把我完全制服了。從前看到男人為女人傾倒、發神經,我就發笑,認為那是莫名其妙,現在我明白了。」各位,這也是莎士比亞寫得好的地方。你明白了,卻不是合理的一個戀愛,而是這個女人的身體引誘他。

  我可以繼續想下去,我不知道當時是不是這樣:如果這個代理公爵安奇羅(Angelo)愛上了伊莎貝拉(Isabella),伊莎貝拉(Isabella)和他都沒有結婚,他要正當的去追求也不是不可以。不過那就有些困難了,這又是我們在生活中碰到的,本來不是困難現在是困難了。因為現在伊莎貝拉(Isabella)有求於安奇羅(Angelo),如果現在安奇羅(Angelo)說我們今天晚上就去約會交朋友吧!雖沒有講到性,但那個動機比較不純,是很麻煩的。我再一次說,這些我們都要想到因信稱義。人的行為按著律法,不可能在上帝面前站立得住的,因為總有一些偏差;這些偏差有的時候是過,有的時候是不及。

上帝以義的代替不義的,是合法的慈悲?還是違法的贖罪?

  第二天伊莎貝拉(Isabella)來找他。安奇羅(Angelo)先是很嚴厲的說,克勞迪奧(Claudio)一定要處死,因為法律神聖不可侵犯。安奇羅(Angelo)很婉轉的講了半天,伊莎貝拉(Isabella)也覺得沒有希望了。安奇羅(Angelo)最後說:「但是如果有一個有力的人士」,他話轉了又轉,伊莎貝拉(Isabella)不知道是聽不懂、還是故意裝傻,安奇羅(Angelo)最後就直接講:「如果你能把你的肉體供獻給這個假想中的人讓你弟弟不死,你願不願意?」

  各位,你們想你們願不願意?伊莎貝拉(Isabella)講得很好,她說:「我願意為我弟弟做很多的事,做一切的事,包括為他死。不過我就算死,我也不願意我的身體受到玷污。」也就是說不。安奇羅(Angelo)說:「那你弟弟只好死了!」伊莎貝拉(Isabella)說:「這也沒有辦法了!寧可讓我弟弟死一次,也不願意讓一個姐姐為了救他,而犯一次的罪,以至於她一輩子痛苦。」

  安奇羅(Angelo)又問了,這句話也很妙,「那你不是很殘忍嗎?你明明可以救你弟弟的。」事實上如果照金瓶梅那種下流的講法,你可以救兩個男人,一個是救那慾火攻心的人,一個是救那快要被砍頭的人。對不起,如果我們再講下流一點,而且妳自己也可以滿快樂的。

  「你現在不願意,你不是跟你痛斥的那個判決書一樣的殘忍嗎?」莎士比亞的警句、名句就在這裡,伊莎貝拉(Isabella)說:「卑鄙的討饒與慷慨的赦罪,截然不同;合法的慈悲與違法的贖罪,毫無近似之處。」這一點就是我每次講到,這些都要跟因信稱義有關係,都要跟耶穌的死有關係。「合法的慈悲」與「違法的贖罪」,當上帝以義的代替不義的,是合法的慈悲?還是違法的贖罪?這些都值得我們去想的!這也不是我在這堂課上可以馬上解決的。我們現在是在講神學,也同樣在講文學上的事,就是我們生活中也會碰到的艱難。

  其實在台灣的歷史上也有這樣的事,我就提一下。這說起來很丟臉,不過說一下。台灣以前有一個軍法局長叫包啟黃。現在看歷史都不知道到底真相如何,聽說這個人壞透了,他後來被槍斃了。這差不多是六十年前的事了,可能比我剛剛講的金杏枝還更早一點的時候。包啟黃是軍法局長,權重官大,根本不可能有人動他的,他被槍斃,是老蔣總統下命令的。這是我在傳記文學看到的。怎麼被槍斃了呢?就是有一個人被判罪要處死刑,這個被判死刑的妻子就去求包啟黃,要賄賂他。包啟黃不但要了錢,後來也要了人,就是要陪睡。人和錢都拿到了,犯人還是被槍斃了。那個老婆當然就喊冤,也陪睡,也送了金條,結果竟是如此。當時科學也不夠發達,沒有辦法找證據,包啟黃聲望也很高。後來有人出主意說:「你這只有找總統,但你一個小人物怎麼可能見到蔣總統?」各位,那個時候可不是現在,那兒那麼簡單,還可以丟鞋子。只有一個情形,那時候台北中華路還有鐵路平交道的欄杆,總統的車子一般都不受任何的攔阻,但是鐵路欄杆放下來的時候還是要停下來。「就趁那欄杆下來,等火車過去的時候,就跟包青天那時候一樣,你就跪在總統車子面前喊:『有冤!』然後我們就替你想辦法。」這是有人出的主意。總統知道這件事後就大怒,然後包啟黃就被槍斃了。不過我後來又看到一本書說,這是軍法局裡,甚至是情治單位裡的內鬥,是有人要整包啟黃,根本不是我們所想的要伸冤。我只是在說,人間的確有這種事,就是我們說的「賠了夫人又折兵」。

死亡的可怕

  現在伊莎貝拉(Isabella)是拒絕的,那克勞迪奧(Claudio)就非死不可。伊莎貝拉(Isabella)就回去探監找她弟弟,也有一段話滿好的──她勸她弟弟「要從容就死,因為你是犯了罪。雖然這執行是很嚴厲的,雖然過去一直都沒有執行,只是現在公爵外出,代理人就特別嚴厲。你以身試法,倒楣碰上。」她勸她弟弟不要怕,她就問她弟弟:「弟弟,你要說什麼?」下面這段對話也很好,她弟弟就說:「死亡是很可怕的。」伊莎貝拉(Isabella)就回他說:「羞恥的生活是可恨的。」她弟弟說:「是啊!」

  下面是莎士比亞諸多描述死的一段很有名的文學論述──「可是一死,我們不知道走到那裡去。將冷得躺在那裡然後腐朽。這裡有感覺的温暧。活活潑潑的生命就要變成一塊爛泥巴,這習於安樂的靈魂就要沉淪到一片火海裡面,或者是住在冰天雪地寒氣凜人的地方(這是但丁神曲的部份),被無情的狂風所捲起,繞著這世界被吹颳得團團轉,可能有比我們胡思亂想在地獄裡呻吟哀號更可怕的遭遇。這太可怕了!最令人厭惡的城市生活,縱然受著衰老、病痛、貧窮、監禁的煎熬,比起死亡的恐怖,也是天堂了!」我不知道你同不同意這句話,我不知道你怕不怕死。我們只能說,如果你沒有上帝的話,生和死都很恐怖。我們活著,尤其現在憂鬱症的人這麼多、自殺的人這麼多,活著很痛苦,但死也很可怕。

兩個代替

  伊莎貝拉(Isabella)說:「你還是要準備要死」,因為她拒絕。這些對話發生在監獄裡面,假裝已經出去的公爵現在化妝成修士。修士是任何地方都可以去的,包括監獄裡面。公爵要求獄卒讓他聽他們的談話,當然公爵就知道原來安奇羅(Angelo)這麼糟糕,也看到克勞迪奧(Claudio)非死不可。他以修士的身份跟伊莎貝拉(Isabella)講話,他說:「我跟妳講,有個辦法可以救妳的弟弟。」伊莎貝拉(Isabella)當然非常尊重修士或是教士,但她說:「我絕對不會出賣我的身體。」他說:「妳不必出賣妳的身體。我跟妳講有一件事情,因為我是安奇羅(Angelo)的告解神父,所以我知道這個事。安奇羅(Angelo)犯了一件很大的錯誤,他跟一個女孩子訂婚了,她所有的財產都在一艘船上,結果在結婚前夕(這跟威尼斯商人有點像)船沉了,一切都沒有了。當那船沉的消息傳來以後,安奇羅(Angelo)就廢掉了婚約,不跟這個女孩子結婚了。所以這個女孩子受到非常大的打擊,而且她哥哥也死在那艘船上,她所有的嫁妝財產也都失去了,她的未婚夫也失去了;安奇羅(Angelo)丟棄了她。不過這個女孩子還是非常火熱的愛安奇羅(Angelo)。現在為了要救妳弟弟的命,妳去跟這個女孩子瑪麗安娜(Mariana)講,我知道她在哪裡,叫她代妳去赴約。妳先去跟安奇羅(Angelo)講,我想了以後,我決定同意,但是我們只能在某一個地方會面,要非常快,千萬就要放了我的弟弟。然後妳再叫瑪麗安娜(Mariana)代妳去赴約。這樣,我們不但救了一個婚姻,也救了妳弟弟,也保住了妳的貞潔。」

  各位,這應該還不錯!伊莎貝拉(Isabella)聽了覺得很好,就去跟瑪麗安娜(Mariana)講。我記得莎士比亞在這裡也沒有再描述瑪麗安娜(Mariana)的反應。各位姐妹,我不是故意要讓你為難。我不知道你覺得瑪麗安娜(Mariana)聽到的反應會是什麼?「什麼時候?趕快去!」

  反正瑪麗安娜(Mariana)就去赴約,當然這都是在黑夜裡面,沒有任何人看到,沒有任何人知道,事情也很快。各位能猜到,安奇羅(Angelo)跟假裝伊莎貝拉(Isabella)的瑪麗安娜(Mariana)成就好事以後,下面做的一件事是什麼?他下令把伊莎貝拉(Isabella)的弟弟立刻砍頭處死,不認這個帳,跟我剛剛講的包啟黃的情形很像。

  我也順便講,犯罪的人、邪惡的人,你在犯罪(我說的就是我們每一個人),如果你不能被上帝拉住的話,可怕的就是你會越犯越多。當然如果你被神拉住,或者你真的也犯罪了,就像大衛一樣,真是越犯越多,從淫亂到說謊,到謀殺,到欺騙,越加越多,但是我們總要想到神有恩典,神有拯救,神會拉我們一把。

  安奇羅(Angelo)就要把伊莎貝拉(Isabella)的弟弟砍頭。在監獄裡面,又是那修士或是神父就跟獄卒講,不要把他砍頭。這當然是故事,剛好有個死囚犯得了重病死了,長得又有點像克勞迪奧(Claudio),所以就把他拿來代替。然後公爵就寄了一封信給整個維也納城的人,說他要提前回來。他不在的這段期間,如果任何人有冤枉、有委曲,他回來的時候,將在城門,大家都可以來伸冤。安奇羅(Angelo)看到當然很擔心,但又覺得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沒問題。

真相還原,皆大歡喜

  公爵就回來了,安奇羅(Angelo)就迎接他。公爵又也寫信給伊莎貝拉(Isabella)和瑪麗安娜(Mariana)說:「妳們兩個趁公爵回來的時候,在城門口喊冤,公爵會幫你們伸冤的。」結果公爵要進來的時候,她們就喊冤。這是戲,公爵就假裝說:「妳們這兩人誣告安奇羅(Angelo)。安奇羅(Angelo)是很誠實的,不會做這麼下流這種事。妳們有什麼證據嗎?」那個時候也沒有什麼IT科技或DNA這些東西,都口說無憑。「把這兩個人捉起來、關起來。」然後他對安奇羅(Angelo)說:「這段時間讓你辛苦了,我現在要休息一下。」

  公爵就下去了,又化妝成那個修士上來。因為大家在對質的時候都說,那個修士建議這個、建議那個,這個修士是個很麻煩的人物。所以修士一上來,安奇羅(Angelo)還有其他幾個跟這個事有關的人,就要把他捉起來。你現在差不多都想得到了,修士就把他的面目露出來,然後就對安奇羅(Angelo)說:「我想你是非被處死不可了。」安奇羅(Angelo)也算是有點種,他說:「我非常的羞愧,我最恨惡的罪,我整個惹得維也納雞犬不寧的罪就是要取締任何的淫亂,結果我自己犯了這個罪。我沒有話講,你處死我好了。」

  公爵就把瑪麗安娜(Mariana)叫來說:「妳是不是跟這個人訂過婚?妳現在要不要跟他結婚?」瑪麗安娜(Mariana)說:「謝謝!我要跟他結婚。」各位,下面莎士比亞賣個關子,吊一下大家的胃口。瑪麗安娜(Mariana)很高興,公爵就繼續說:「你們可以結為夫妻,但是恐怕又不能結為夫妻,因為安奇羅(Angelo)別的事都可以原諒,他玷污了一個女人,又把她的弟弟殺掉,這不可原諒,所以Angelo非處死不可。」各位,你想瑪麗安娜(Mariana)會說什麼?瑪麗安娜(Mariana)馬上跪下來說:「公爵!你不要用一個死丈夫來騙取我的高興。現在反正克勞迪奧(Claudio)已經處死、沒有救了,你還想要再處死我的丈夫嗎?」瑪麗安娜(Mariana)就請伊莎貝拉(Isabella)也跪下來說:「請你饒恕!」這時候公爵也是吊胃口:「絕不饒恕,他實在太壞了!」伊莎貝拉(Isabella)講了一段話,她說:「請你原諒他吧!你就假裝我弟弟還在世吧!剛才談話的時候我也會想,他在見到我之前,行為還是很規矩的。所以不要叫他死,饒恕他吧!」

  公爵繼續吊大家胃口,說這不能饒恕。然後就把獄卒叫來,說:「我叫你處死,你處死了沒有?」獄卒說:「那原來要處死的其實沒有處死。」「帶上來!」帶上來,把面罩一摘,就是克勞迪奧(Claudio)。皆大歡喜,克勞迪奧(Claudio)沒有死。安奇羅(Angelo)那時候也說了一句話。公爵就說:「現在安奇羅(Angelo)看出他的命是保住了。」

  最後各位猜得到嗎?瑪麗安娜(Mariana)跟安奇羅(Angelo)也結婚了,下面應該還有一個什麼大團圓的?就是公爵向伊莎貝拉(Isabella)求婚,當然他們應該也是結婚了。這求婚,我也不知道伊莎貝拉(Isabella)喜不喜歡。你們底下有人有反應,我也覺得如果說這樣的話,他自肥也不對。我不知道伊莎貝拉(Isabella)會不會也喜歡他,因為公爵在整個莎士比亞劇裡面,是一位非常有智慧、仁慈、又非常公義、又非常恰當的讓最後一個該死的人都沒有死。每一個都得到赦免了,而且有重新做人的機會,所以伊莎貝拉(Isabella)也很可能也很喜歡他。

  不過各位,這是一齣劇,我們現在要想到的是現實的生活,我們講的耶穌的救恩,講到因信稱義,講到耶穌的代贖,就不是一個故事了,就不是一個很聰明的公爵用各樣的方式,讓這些疑團可以解決。流血死亡是真實的,耶穌的代贖是真實的,那悲慘是真實的,所以我們在這些事上,了解十字架,了解耶穌為我們的罪死是很重要的。那不是那麼容易了解的,因為無辜的代替有罪的,我們實在怎麼想都很難想得通。

上帝法律的尊嚴跟上帝本身的絕對善良是一致的

  不過我今天要提到的,其實就是我一開始講的,那比較重要的部分,就是法律的神聖不可侵犯,不是建立在立法者的德行或者立法者的遵守不遵守,也不是建立在執法者的遵守不遵守,法律有本身的尊嚴。但是如果你講到上帝的法律,那又不太一樣了。

  上帝法律的尊嚴跟上帝本身的絕對善良是一致的。上帝絕沒有不善良,絕沒有不公義,絕沒有不慈愛。不過我們今天聽到的問題可能更多。故事的情節,其實我已經儘量簡化了,如果你去看《惡有惡報》,裡面還稍微複雜一點的,當然也很好笑就是了,尤其是最後,公爵吊大家胃口那一幕,滿好玩的。

  我們低頭禱告。父天,我們求主恩待,求主拯救你的兒女,求你扶持你的兒女,求你讓我們在世上生活的時候,主啊!讓我們有敬畏神而有的智慧,讓我們有敬畏神、相信神而有的公義,讓我們有敬畏神、連於神而有的慈愛,讓我們有敬畏神、相信神而得到的稱義的恩典。謝謝主。奉耶穌的名禱告。阿們。

 
附件:1  
發佈者來自/67.170.165.85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