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基督徒文摘

标题 □ 清教徒:以祷告和禁食来塑造历史(江登兴)        编号 □  46
发布者 □  康来昌推荐       发布时间 □  Sun Oct 17 05:14:15 2021
文字PDF □ 1      
自由的曙光/ 清教徒:以祷告和禁食来塑造历史
Shaping History through Prayer and Fasting
江登兴/2006-4-12 21:47:00

(江登兴按:本译文对於清教徒的不同派别没有准确区分,最早去美洲的是独立派清教徒,留在英国国教内的是安立甘宗清教徒。)


(清教徒离开荷兰,开始远航。)

(五月花公约上的签名)
首先我们看一个见证,出自美国“清教徒前辈移民”之一的一位名叫威廉.布雷德福(Willam Bradford)所著的一本书,《关於普利茅斯种植园》。

十 、以禁食打下根基 Chapter 10:Laying a Foundation By Fasting
清教徒的背景

在一般人的的脑海里总有一个模糊的印象,以为好像这些清教徒移民都是一批白发苍髯、身穿深色牧师制服的男性老者。其实当年来到美洲的清教徒移民大部分都是年轻男女。比如威廉.布雷德福在被选为殖民地总督时才三十一岁。大多数其他的清教徒也大约在这个年纪或更年轻。现在在普利茅斯港,有一艘复制的“五月花”号船停在那里,甲板上 矗立著步雷德福和他同伴们的蜡像。

当我研究步雷德福自己对发现普利茅斯殖民地及其早期斗争所做的原始记录时,在我的灵里逐渐对步雷德福以及他的清教徒移民同伴们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亲切感。我发现他们的整个生活方式都是建立在系统地学习和应用圣经的基础上的。这种系统的学习所带给他们的结局和信念,与我自己的经验完全一致。因此,我感到我完全有理由来引用步雷德福书中和我们现在讨论的主题有关的文字。

首先我们要看一个美国开国先辈的经历见证,他的名字叫步雷德福。我们会看到他的童年和青年时的属灵经历决定了他生命的整个历程。下面是莫里森在步雷德福所著一书序言中对他这些经历的概述:
“威廉.步雷德福於1590早春生於约克郡的奥斯特菲尔德市(Austerfield)……。十二岁时,他就成了圣经的忠实读者。当他还是少年时,他已深受神话语的感动。他加入了一群清教徒的聚会,并和他们一起祷告和讨论,聚会的地点就在位於斯库比附近村里的威廉.布鲁斯特的家中。后来这群清教徒在理查·里福顿牧师的感召下於1606年组建了自己独立的公理会。步雷德福在不顾“他叔叔的愤怒”和“邻居的嘲笑”下加入了这个教会。步雷德福从那天起直到半个世纪后他去逝,他的生活就一直围绕著他的教会和会众,先是在斯库比,后又在低区,最后在新英格兰。”

是复兴,不是改革

尽管最初的移民和清教徒有一定关联,但他们之间是有重大区别的。双方都认为需要宗教改革,但他们在实现改革的方式上有所不同。清教徒决定留在既定的教会中,并从教会内部实行改革,必要时可以采取强制的办法。最初的移民自身寻求自由,拒绝利用世俗政府的机构将他们的观点强制於他人。下面所引用的伦纳德.培根(Leonard Bacon)在《新英格兰教会的起源》书中的段落就表达了这些不同的观点:

“在大洋彼岸的旧世界,清教徒属於国民主义者,他们认为一个基督徒国家就是一个基督教会,要求英国国教应该彻底改革。而清教徒移民则属於脱离主义者,不但脱离国教祷告书和伊莉莎白女王的主教制,还要从所有的国家教会中脱离出来……。

美国最初移民向往的是自己,妻子和孩子以及他的教友可以自由地在基督徒生命中与神同行,因为基督徒生命的法则与动机都在神的话语中向他启示出来了。为此他们踏上了流亡的生涯,他们跨越大洋,以旷野为家。

而清教徒的观点不是要自由,而是要教会与国家拥有合理的体制,这种体制不但允许他们,还要强制他人行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清教徒和美国最初移民双方的不同点,可以用两个词来表达:“改革”和“复兴”。清教徒寻求的是改革现存的教会;而美国最初的移民相信,神的最终目的却是要将教会恢复到新约所描绘的原状况。步雷德福在书中第一章的第一段就十分清晰地表达了最初移民这一复兴的异象,书中第3页说到:“……神的教会要回到古时的纯洁,要恢复原有的秩序、自由和美善。”

后来在这一章第6页中,步雷德福又回到了这一主题,阐明美国最初移民的目的说:“(他们力求)根据福音的简明性能,在教会中确立正确的敬拜方式和基督的管教,而不掺杂人的发明;并能遵守神的道的法则并根据圣经的原则通过牧师、教师和长老来管理教会。”

书中第九页说到,以此为目的,最初在诺丁汉郡、林肯郡和约克郡的信徒:“……(藉著主的约)和通过福音团契将他们自己结合在一个教会下,并在主的帮助下竭尽全力去行神的路,不论付出多大代价。”

后来,这些教徒都搬到了荷兰的莱顿市。步雷德福在第19页对他们在莱顿的生活描写道:“……他们就像后来其他教会所做的那样,尽力学习早期教会的原形。”

在第四章第25页中,步雷德福对清教徒移民迁移美洲的主要动机再一次做了描写:“借著巨大的盼望和发自内心的热情,建立良好的根基……在世界的偏远地区促进福音的传播。哪怕仅仅作他人完成这一大任务的铺路石,也都心甘情愿。”

宣告公共禁食日

最初的移民为了实现他们属灵的目标,特别应用了共同联合祷告和禁食的方式。步雷德福在书中多处提及了这一点。其中最感人的段落之一就是第47页描写清教徒移民准备离开雷顿(Leyden)的那一幕:
“准备离开前,他们花了一天的时间来刻苦己心。他们的牧师(约翰.鲁宾逊)当天用以斯拉记八章21节作为讲道的圣经章节:「那时,我在亚哈瓦河边宣告禁食,为要在我们神面前刻苦己心,求他使我们和妇人孩子,并一切所有的,都得平坦的道路。」对於他们当时的情形,他(鲁宾逊)那天以这段经文讲道是最合时的,也使大家受益非浅。那天剩余的时间他们以极大的热情和充足的泪水向主倾注他们的祷告。”

(清教徒登陆)

步雷德福使用“刻苦己心”这个词表明清教徒移民十分清楚禁食和自我谦卑在灵里的联系,我们在这个主题的第7-9讲中有过说明。鲁宾逊选择以斯拉记作为讲道的题目真是再合适不过了。清教徒移民 迁徙美洲与以斯拉带领流亡的以色列人从巴比伦到耶路撒冷去帮助恢复神的殿,这两件事无论在动机还是经历上都十分相似。

弗娜.霍尔(Verna M.Hall)在《美国宪法中的基督教历史》一书中第184页记载了爱德华.温斯洛(Edward Winslow)对鲁宾逊讲道结束部分的说明:“我们不久就要各奔东西,主知道鲁宾逊是否会活著和我们再一次见面。然而,无论主怎样安排,鲁宾逊在神和他的神圣天使们面前要求我们跟随他不能超过他跟随基督。如果神愿意藉著其他器皿向我们彰显什么的话,我们要准备好接受它,就像从前我们接受鲁宾逊通过讲道向我们传播的真理一样,因为他坚信主藉著他圣洁的道,会向我们显明更多的真理与光。鲁宾逊借此为新教教会在信仰上停滞不前而表达了内心的悲哀,他也只能作他们(指那些改革领袖们)改革的工具,仅此而已。

举例来说,路德会的信徒们不能走得比路德所看到的更远。尽管神已将他的旨意更进一步地哓谕和显明给了加尔文,但他们(路德会的信徒们)宁可死也不愿接受它,鲁宾逊还进一步地说:再看加尔文的信徒,他们就停留在加尔文离开他们的地方,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虽然他们在那个年代属於珍贵闪亮的光,但神没有将他的全部旨意哓谕他们。他继续说道,如果他们现在还活著的话,他们就会向从前一样准备并且愿意接受进一步的光照。

在这里鲁宾逊要我们记住我们教会所定的约,至少那一部分说藉著这个约,我们向神以及彼此之间保证并约定,无论神的道向我们哓谕什么真理,我们都要接受。不过,他还告诫我们要留心所接受的东西,要我们在接受前查验它,并和圣经的其他真理进行比较和分析。因为他说,基督徒世界刚刚才冲破强劲的反对基督的黑暗势力,知识在一瞬间就得以充分完美地展现是不可能的。”

约翰.鲁宾逊这次讲道的内容总结了最初移民在神学立场上的本质。这也可以从对他们的称呼上显示出来,他们称自己是天路行客。他们并没有声称他们对所有的真理已达到最终的理解,而只不过还处於人生的旅途中,正在进一步寻求真理的启示,就像他们遵循已经接受的真理一样。

步雷德福自己也坚信,他和他的同伴就像新旧约中的圣徒一样,也处於属灵的旅途中,他时常借用圣经的语言来表达他的感受和反应。在第9章,他描写了“五月花”号船达到科德角半岛(Cape Cod)时的情景,最初的移民当时遇到许多危险和艰难。他是这样结束这一章的:“现在除了神的灵和他的恩典还有什么能够支撑住他们?这些前辈的后代难道不应该说:“我们的祖先是英国人,他们跨越大洋,并知道荒野会完全毁灭他们。然而他们哀求耶和华,耶和华听见他们的声音,看见他们所受的困苦。”(这里步雷德福借用了申命记二十六章5、7节的措辞。)所以他们要称谢耶和华,因为他本为善,他的怜悯永远长存!是啊,愿耶和华的赎民说这话,向世人显明他怎样从压迫者手中将他们救赎。他们在旷野荒地漂流,寻不见可住的城邑。又饥又渴,心力交瘁。让他们在众人面前向耶和华承认他的慈爱和他向人所行的奇事。”(这里步雷德福借用了诗篇一百零七章1-5、8节的写法)”

对於诸多步雷德福所记录的神应允他祷告的例子,这里不可能一一引用,但有一个集体禁食的例子必须要提一下。在1623年的夏天,最初的移民种植的玉米受到了威胁,书中第131-132页:“……严重的干旱从五月的第三周起一直持续到七月中旬。天上没下一滴雨,大部分时间气候异常炎热。地里的玉米已开始枯萎……。某些地区的玉米被太阳烤得像干草一样……。於是,他们专门用一天的时间来刻苦己心,用谦卑和热切的祷告来寻求主的旨意……。主悦纳了他们的祷告,并赐给他们慈爱和迅速的应允。这一次不但使最初的移民,也令印地安人赞叹不已即惊奇无比……。那天的整个上午和其余的大部分时间一直是晴天且十分炎热,空中见不到一丝云和要下雨的迹象。然而,快到晚上的时候,天上开始多云,不久就下起了甜蜜的细雨,令他们欣喜若狂并感谢和赞美神……。”

通常,在这种干旱的情况下所下的一定是雷暴雨,那样就会把玉米吹倒,使收获的最后一线希望也破灭了。但是情况却正相反,步雷德福继续写道:“这一次即没有风也没有雷暴,而这么多的雨水却是渐渐地下来,好让土地将水份完全吸收。这样,枯萎的玉米和其他水果就明显恢复了生机,大家看了感到万分惊叹,同时也让印地安人吃惊不已。后来,主就藉著他的祝福及时供应他们雨水,赐给他们温暖交替的气候,使他们获得了硕果累累的大丰收……。对於神的怜悯和及时的帮助,他们又专门分别出来一天来感恩。”

这种分别出来特别的一天用来祷告和禁食的做法后来成了普利茅斯殖民地人们生活的一部分。1636年11月15日,法律通过允许殖民地总督及其助理“在需要时分别出特别的日子,用於以禁食等方式来刻苦己心,也用於来感恩。”

在这个主题的第九章中,我们讨论了以赛亚书所记载的话,即神定会将他的应许赐给那些以神所悦纳的方式进行禁食的人。我们可以从以下这节经文看到应许的最高潮,以赛亚书五十八12:「那些出於你的人,必修造久已荒废之处。你要建立拆毁累代的根基。你必称为补破口的,和重修路径与人居住的。」

历史已经表明,美国最初的移民正是以这节经文中所应许的方式进行禁食方取得出色成就的。无论在属灵方面还是政治上,他们都为“后面的几代人建立起了根基”。三个半世纪后的今天,美国人仍然还是在最初的移民建立起的根基上建造。


(清教徒签署"五月花号公约")

 
文字PDF:1                   
发布者来自□127.0.0.1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公布栏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