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基督教文摘

标题 □ 一件美事-尽他所能的     编号 □  31    
发布者 □  康来昌     发布时间 □  Mon Sep 23 15:23:31 2013

一件美事-尽他所能的


康来昌

2012年得知普爱民老师Dr. Armin Buchholz得了恶性脑瘤,时日无多,我年底去看他。

先到Giessen一家中国餐馆除偶像(普老师带他归主),再到普老师家吃晚饭、交通、过夜。他白天要做放-化疗、休息,晚上才有力气讲话。

当地华人教会的交谈中,流露出对普家深厚的感激、喜欢、关怀、忧痛之情。他们说了普老师、师母、女儿美好的见证。查经班是普家关爱的,普家则说,我们是查经班关爱的。弟兄和睦同居,何等的善、何等的美。

晚饭前,与普师母、女儿安妮谈。她们家,典型的德国家:朴素、整洁、小巧,不一样的是客厅摆设多半来自台湾。「我们非常喜欢台湾,台湾的一切,最喜欢台湾的人」,师母和安妮同声说。离开台湾几年了,她们的中文依然流利。

安妮漂亮、聪明、友善、勤快、乐观、孝顺,喜欢踢足球,尤其和男生踢(「比较有劲」,她说)。在Marburg University念教育,大二,想到第三世界做社工,最难能可贵的,她信神爱神,认识神敬畏神,‘我父母那时代的德国人,听到信耶稣、祷告这些事,多半反对或嗤之以鼻;我们这一辈,听到会好奇:“怎么信啊?耶稣是谁?有上帝?他会听祷告吗?”所以,有很多向德国青年传福音的机会。’

蒙大恩的女子(路1:28),愿你满得他的赏赐(得2:12)。

普师母端庄、亲切、积极、和气、智慧、贤德。她和普老师年轻时都是热心的马克思主义者,后来失望,在灵恩教会信主,有宣教负担,差会说,你们得念神学,主恩奇妙,普老师在极忙碌中,很快在汉堡大学以最优成绩拿到博士学位后,清楚了因信称义的道理,到新竹信义神学院教书,其间,他们约有十年,同时在宜兰居住并牧会。

普师母说,

「我们家左边住的是台湾人,右边是原住民,他们不来往,彼此有敌意。台湾人会告诉我们:『你们怎么让自己的小孩子和那些人玩呢?他们如何如何。』原住民会对我们说同样的话。但我们和双方都是朋友,我们的小孩也喜欢他们。慢慢的,两边小孩一起玩,两边大人有来往。我们好高兴,因为经历到『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

但是,安妮遗憾的说,我们还是没法常和他们在一起,因为我们放学就没事了,就玩,但我的同学要补习。(参,http://tw.myblog.yahoo.com/kids-basellworld/article?mid=3177)

普师母说,

「有一次,一个原住民的小孩踢球,把台湾人家的花瓶踢破了,我知道,他家赔不起,球是我家的,就我们赔吧!但是,为了使两家以后能互动,我告诉原住民家长,希望他能向对方交代。我刚讲,家长就要打闯祸的小孩,劝了好久,他算是不打了,而且愿意向对方道歉了,我又得到台湾人家讲很久,终於,两家和好了,感谢主。」

普师母热心,是家长会会长,离开前,还有小朋友在门口喊:‘普妈妈,借我骑脚踏车好不好。’

普牧师得了Multiple Sclerosis多发性硬化症,医生认为德国的环境对他会好些,他们得回去。没想到,几年后,他得了更严重的恶性脑瘤。

普牧师和我们一起吃晚饭,苍白瘦弱,但胃口和兴致都很好。他有三大目标,一直难以实现:1. 为了提高他在德国所教神学院(Giessen School of Theology)的水平,他希望能写国家承认的教授论文。「我们神学院相信圣经无误,这在德国绝没有,被学术界笑死骂死的。如果这所纯正信仰的神学院,要训练更多人,我们希望有更多神学博士-像我-能成为教授,这是大工程,要有人指导,在欧洲,不大可能有学者愿意替保守的神学院做这事。」可是,居然有两位很优秀的神学家最近主动愿意成为他的指导者,(有一位,听来好像是芬兰的Miikka Ruokanen,他常出入中国。另一位,他说是「德国最好的神学家」,但没说名字)。2. 他希望推展「中国对路德神学的接受的研究」,3. 他希望更投入新竹信义神学院的路德神研究及教学,后两事在2012年也开始有契机。但三股绳子要合成时,他发现有脑瘤。

「主的旨意都是最美好的,我们完全感恩顺服。但主也乐意我们求他,所以,我问神学院院长和几位同工,愿不愿意按雅各书5章的话,为我抹油祷告,他们如此行了,我们现在等候主成全他的旨意-不论是什么。」

路德和加尔文有一相反的遭遇:加尔文的神学在他死后有很丰富的发展,虽然也有巴特那种不正统的现象,总的说是活泼的;但路德神学在他死后就只被后人僵化(如正统派)、曲解(如反律法主义)、淡化(如腓力派)、败坏(如Ritschl等自由派所为)。我问普老师,在一片新派的路德宗中,像Gerhard Forde和Robert Kolb这些神学家是不是显出一点希望?普老师同意,只是,「Forde的圣经权威不足,Kolb太专心学术」。我由衷同意并敬佩这评语。

从「中国对路德神学的接受」,我提到中国、乃至於西方对自由的看法:

我看的书很少,谈自由最重要的人,密尔顿、洛克、到近代的伯克、韦伯、弥尔、阿克顿、哈耶克、伯林、努奇克,都完全没谈因信称义给人的自由(康德根本反对路德的因信称义或代赎说,认为那是不道德的)。改革宗如王怡说,清教徒是近代自由的奠基者,或说,良心自由、信仰自由,是其他自由的基础,或说,加尔文的预定论开启了近代资本主义。但预定论与因信称义不尽相同,资本主义和自由也不能画等号。

旧约安息的深广意义;以色列人被解放、禧年的应许;保罗在罗马书加拉太书哥林多前书中宣告的,信徒从罪里得释放、不再在律法之下;耶稣(约8:32、36)、雅各(雅2:12)应许救恩带来的自由;及马丁路德的因信称义的道理,是自由在人间最更深入最根本的呈现。

自由(和一切的美善)一定唯独来自神,人在罪恶、法律及死亡下,只能做奴隶。唯独基督和圣灵的工作(林后3:16),罪人才能得永生、得儿子名分、得进天国、得享自由;这自由使我们凡事都可行(林前10:23;9:1-23),凡物都可吃(罗14:2、14;林前8:9,10:25),这自由有丰富的爱,使我们只行有益别人的事(林前10:33,13:5),使我们愿意为软弱者永不吃肉(林前8:13),使我们勇敢,有免於恐惧的自由(腓1:20),使我们为义受逼迫时,欢喜快乐(太5:20;徒5:41)。

我请普老师为我祷告,我想写:「正义与自由」。我想写:「没有正义,没有自由;只有完全的义-基督的义,才能给信主的罪人真正的自由,这样的正义,只有因信得著,没有人讲得比保罗更好,没有人比路德更了解保罗。任何个人团体,任何亚当的后裔,要求人类之自由与平等,如果不因著圣灵信耶稣,只会求到蛇与石头。」

普老师听得很有兴趣,他先说,是的,「因信」很重要,天主教可以同意唯独恩典,但不能同意唯独信心;接著问,我刚才提到的庄子的「逍遥」怎么写、怎么理解,因我说,中国传统无自由,最多有「逍遥」,而「逍遥」是「逍遥法外」(与雅2:12相反)。普师母接著说,

「我的德国不信主的朋友认为我很不自由,因为我要照顾可怜的丈夫,被忙碌、绝望、家庭、死亡绑死了,他们不知道我的自由和喜乐。他们不知道普老师的自由和喜乐。」

9点了,我们一起祷告,一起敬拜颂赞三一真神、一起恳求全能神施恩怜悯普老师、我们、华人和德国教会。

之后,普老师得休息、继续治疗,普师母要去完成她的宣教博士,我要回台湾,安妮不久要上课。「各归自己的地方去」(约16:32),我们确知,「宝座中的羔羊必牧养我们,领我们到生命水的泉源」(启7:17)。

基督释放我们,使我们得自由。

2013/7/25晚上,听完小爱乐管弦乐团暨巴赫合唱团的精彩演出后,指挥林□函的母亲顾美芬老师告诉我:「普爱民老师今天过世了」。

对知道病情的人,这是意料中的事;对辛苦照顾的家人和普老师自己,这是解脱;对认识主恩典的人,这要感谢赞美主;但即使如此,对爱他的人而言,分离-即使以后会在天上团聚-是伤痛的。

主的安排很稀奇,当天的音乐,全是巴赫的音乐,路德宗的巴赫的音乐,好像在表达普老师的一生,好像在表达普老师的信仰,好像在预备人承受接踵而来死亡的消息。

分享几段唱词。
人背离神,受咒诅,
他们求助於人而不求神-他们的主。
人立目标而没有圣灵保惠师伴随,
魔鬼和罪恶使人总在害怕中。
把信心和盼望放在神身上的人,
永远不失望。
因为他的一切建立在磐石上,
就算有看来不幸的事发生,
我未见这样的人跌倒。
这样的人依靠神的安慰,
神帮助一切相信他的人。 摘自〈亚当的沉沦〉

主,求你不要审问仆人,
因为在你面前,凡活著的人,没有一个是义的。
我的神,不要丢弃我,
不要使我离开你的面,
我知道,
我的罪恶和你的忿怒何等大。 摘自〈105号清唱剧〉

於世界何有所求?
我的耶稣是我的生命、我的宝藏、我的所有,
我已经把自己交给他,
我属於天上的国度,
我的喜乐都在他里面,
我再说,
於世界,何所求。 摘自〈94号清唱剧〉

Wer hofft in Gott un dem vertraut,
Der wird nimmermehr zu Schanden;
Denn wer auf diesen Felsen baut,
Ob ihm gleich geht zuhanden.
Wie Unfalls hie, hab ich doch nie.
Den Menschen sehen fallen,
Der sich verläßt auf Gottes Trost,
Er hilft sein’ Gläub'gen allen.
〈Chorale Melody: Durch Adams Fall ist ganz verderbt〉

Who hopes in God and places his trust in him
will never be put to shame.
For if anyone who builds on this rock,
even if something occurs here
that seems like misfortune,
I have never seen anyone fall
who relies on God's comfort,
he helps all those who believe.



Herr, gehe nicht ins Gericht mit deinem Knecht.
Denn vor dir wird kein Lebendiger gerecht.

Mein Gott, verwirf mich nicht,
Indem ich mich in Demut vor dir beuge,
Von deinem Angesicht.
〈Cantata BWV 105〉

Lord, do not pass judgment on Your servant.
For before You no living creature is justified.

My God, do not toss me away,
since I bow down before You in humility,
before Your countenance.



Was frag ich nach der Welt!
Mein Jesus ist mein Leben,
Mein Schatz, mein Eigentum,
Dem ich mich ganz ergeben,
Mein ganzes Himmelreich,
Und was mir sonst gefallt.
Drum sag ich noch einmal:
Was frag ich nach der Welt!
〈Cantata BWV 94〉

What should I ask of the world!
My Jesus is my life,
my treasure, my sanctuary,
to who I have given myself utterly,
my entire heavenly kingdom,
and what I would rather delight in.
Therefore I say yet again:
what should I ask of the world!

普老师是牧师,他与他的羊同住,他的小孩与台湾小孩一起长大;他肯定路德和加尔文志同道合;他不仅高举因信称义,也强调因信成圣;他关心德国同胞和华人的灵魂,希望教出笃信圣经、笃信神爱人的学生,牧养日耳曼那块荒地,把使人得自由的福音给华人。主把教会、神学院、家庭、莘莘学子最需要的人取走,我们不质疑神:「何用这样枉费呢?」(To what purpose? 可14:4)因为普老师所作的,是出於信心、爱心,是美事,是尽他所能的(6、8节)。我们伏俯敬拜神,我们靠主兴起发光,我们呼求神:「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战车马兵啊」(王下2:12)。


 
附件:1  
发布者来自□76.105.132.176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页